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桐城市人民政府网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标题:省政府办公厅信息处张守福:一个时代的交响曲————评桐城吴春富长篇小说《生产队长》
快速分享: 楼主
春来江水绿如蓝
主题:27
回复:53
注册时间:2008-10-21
一个时代的交响曲————评桐城吴春富长篇小说《生产队长》


翻开吴春富先生的长篇小说《生产队长》,熟悉的场景扑面而来,一下子把我拉回到了集体出工、领取工分的那个年代,有几分喜悦,也有些许惆怅。

作为经历过生产队时期的“过来人”,对生产队长这一称谓,是有无比崇敬之感的,因为那时村里社员的一切大事,诸如生老病死、上学、当兵、结婚以及外出、外联等等,都需要生产队的“大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生产队长是一个“官”,是国家根基上举足轻重的“一大员”。

所以,当我在阅读之时,总有种莫名的神圣感。我想,我应该为这本书,或者说为烙有时代印记的“生产队长”说点什么。

说点什么呢?书评不能胡乱写,对生产队长这个特殊群体更不能妄加评论。为能评到点子上,不至于无病呻吟或隔靴搔痒,于是,我请教好友兼文友、文学评论家王顺中硕士。王老师对我说:佛家有言,参禅者最讲究见心见性,心中有什么,眼中就能看到什么。不同之人总会站在各自不同的角度和立场上看待问题,进而得出差异迥然的结论。

我明白了,王顺中老师是告诉我:看到了什么,就说什么。文无定法,见仁见智。那么,就先说说我与作者吴春富先生的文学情缘吧。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年来,我研究民俗,喜欢看古镇古街,春富先生工作地所在的桐城市孔城,是千年古镇,老街风貌保存完好,乍一进去,似乎是穿越到了明清时期。这么个风水宝地,一定有丰厚的文史资料。当地的陪同人员说:“找吴春富啊,他可是孔城的活地图。”于是,我有了吴春富先生的联系方式,加了他的微信号,收到了他提供的关于孔城的文字和图片资料。当然,还有他发表的不少文章。

春富先生是省作协会员,从微信朋友圈看到,他是一位勤奋、高产的作家,经常有大作见诸报刊,出版有多部小说、诗歌、散文书籍,也经常参加一些文学活动,不愧为“桐城派”传人。这一点,我是非常欣赏,也是非常钦佩的。

我时常阅读春富先生的文章,或散文,或小说,春富先生可谓是写作上的多面手,字里行间里充满了对传统文化的热爱,成为一名弘扬传统、传播民俗的文化人。因而,面对春富先生这部《生产队长》,我想到了桐城的文庙、六尺巷,想到了孔城老街,想到了“桐城派”,想到了桐城大地上火热的乡土文化现象。

当然,我也想到了《生产队长》这部书中写到的三个生产队长和一群命运迥异的女人……

为烘托和丰满生产队长的人物形象,作者不惜笔墨设计勾画了不少女性出场,让绿叶成荫,来衬托红花艳丽。在填饱肚皮成为第一需要的特殊年代,第一个亮相的女人王爱霞,能干、泼辣、倔强而富有心计,再苦再累从不轻易服输。但是出于个人恩怨,她在对待麻子队长的报复心态的表现上,着实有农民阶层的局限性,有些令人不解和怨恨。貌美如花的赵玉兰,因为美丽而招来他人贪婪占有的邪恶念头,但纯洁高雅的她还是能坚守心底起码的道德底线,没有成为红颜祸水;媒婆汤大姑因为职业的原因,一向唯利是图,圆滑世故,甚至会见风使舵,但她绝不缺乏应有的正义感,这正是农民应有的本色;麻子队长的嫂子,热情热心,拥有一颗菩萨心肠,但是在涉及个人利益时,还是迈不过自私自利的门坎,甚至因此还搭上亲生侄儿的性命……

自古红颜多薄命,自古女人是非多。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是“一顶一”的壮劳力,吃一样的饭,出一样的工,干一样的活,确实是“半边天”的角色。从这个意义上说,作者对女性群体的描写,应该说拿捏得恰到好处。

我认为,一部好的文学作品,从格调上来说,主人翁一定要“立得住”,主人翁形象塑造成功了,整个作品就具有积极的意义。书中浓墨重彩的三位主要人物——生产队长,虽然其人生经历各不相同,但总基调是以歌颂为主,他们都是普通社员的带头人,都为生产队的发展变化做出了一定贡献。这,就是该部小说的成功之处。

心怀野心的李副队长属于“造反派”一族,由“造反”而发迹,后来到砖窑厂主持工作,尽管动用不光彩的非正常手段坐上队长的交椅,可因为一起坍塌事故而失去一条大腿。这样描写,肯定是有隐喻的,暗示李副队长最终还是因为私心太重,而露出其掩藏了几十年的狐狸尾巴。但终究瑕不掩玉,李副队长不管使用了什么方式,毕竟为村子里的经济建设有建树,没有偏离主线。

耿直而有点武断的麻子队长,其作风朴实,朴实得像田地里那一株株红高粱,看着就沉甸甸的。他踏实肯干,一步一个脚印,由普通社员慢慢成长为一个资深的生产队长。在李副队长倒台后,麻子队长众望所归,重新回到原本就该属于他的生产队长任上。而唯一遗憾的是,在后来的组长任上,因为在守护堤坝过程中,被滔天的洪水卷走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这是一个“高大全”的描述,也是本书的一个高潮,更是人物描写的一个高峰。

麻子队长唯一的儿子癞痢队长,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屁孩,变成皮包厂老总,经过家庭变故后,又从一个农民工摇身一变,成了他父亲——麻子队长的接班人。应当说,癞痢队长继承了麻子队长的衣钵,是位全身心为村民服务的好队长。他为了劝自己的伯母砍掉挡住修路的一棵枣树,而活活气死在任上,过早结束其并不很久的队长任期。这就把基层工作的艰苦性、艰难性、艰巨性揭示出来了。

70后作家徐则臣曾经说过:“当代小说中能写好当代的并不多。其实,当代小说中写好历史的也不多……难的是如何将当代的‘时代感’注入进彼时的‘历史感’……”从上面的三位生产队长,及其以外的几个小人物的个性展示和各自的人生经历来看,就“如何将当代的‘时代感’注入进彼时的‘历史感’ ”的创作实践而言,春富先生算得是一位能将“时代感”处理得几乎天衣无缝,比较称职的写作高手!

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在走过那段特殊的历史时期,逐步走上小康之路,正满怀希冀地努力践行中国梦,不带任何有色眼镜的当代人眼里,春富先生立足于当今视角的长篇小说《生产队长》中,几乎很难找到一个明显打上时代烙印的“好人”,或被作家人为染上特定历史色彩的“坏人”。纵使个人缺陷在所难免,作者也不会直接点破,免得影响某个人的整体形象。而是像《史记》的作者——司马迁那样,巧妙地借助“互现之法”,在主人翁之外的章节中,借助他人的眼睛发现该人的缺点,通过别人的语言点出他的过失。这是符合历史史观的,也是非常客观的,可见作者匠心独运。

正如前面所讲,李副队长一向心术不正,但他对发展经济、村办企业做出过贡献,是在为公为民的大格局之内,所以在安排这个带有优点的“坏人”的最终结局时,首先让其高票当选,造成一种众望所归的假象,之后,作家才毫不含糊地让其自私的原形在“鱼塘事件”中,毕露于历史舞台的追光灯下。除了令其受到应有的精神惩罚外,而且还让他付出沉重的肉体代价——搭上一条残废的老腿,带着永远无法洗除的污点,走向人生的暮年。

从人性的角度来看,生性倔强的麻子队长一心为公,几乎没有什么私心杂念,对全村人民做出了算得上“巨大”的贡献。但“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他在滚滚向前的时代大潮面前,反应略显迟钝,思想难免有些保守,不能及时转过弯来,在处理王爱霞事件时过于武断,甚至……为了不影响这位“蒙恬”一般忠心耿耿的老队长的整体形象,作者将他安排在浊浪滔天的大堤上,与拱卫整个村庄的英雄——堤坝一起,与其恋恋不舍的那段历史一起,悲壮的走向人生的尽头,来了一个完满的结局。

至于后来的癞痢队长,尽管也为村民尽职敬业,甚至敢于大义灭亲,坚持要求几乎是把自己从小养大的伯母,砍掉枣树,扫除修通道路的最后障碍。但是因为他年轻耿直,经验不足,能力有限,作家在情节安排上,还是为他设置一个近似于父亲,而又不同于父亲,令人揪心的结局——竟然气死在亲人死活不愿砍倒的、那棵妨碍修路的枣树下面,给人留下了一串无限的酸楚和深深的思索。

有人说“回忆是一架老式留声机上的一张旧唱片,尘埃满布,伤害累累。咿咿呀呀,咿咿呀呀,似在倾诉支离破碎的人生荒凉,似在漫阅无尽无止的岁月沧桑。”认真阅读春富先生的长篇小说《生产队长》,书中的三位队长不同的人生结局,着实令人唏嘘不已,感慨万千。这三位队长以及他们手下的那群社员,不管其多么的自私,无论其如何的耿直,还是咋样的世故圆滑,甚至心胸狭窄,挟私报复,但是这些出现在作家笔下的一系列人物,没有一个不是生活中真实存在个体,无人不是有血有肉的艺术真实的存在。他们都是实实在在的人性在作家书本中的艺术展示,更是作家理想道德准则与现实社会中复杂的人性产生剧烈碰撞后,留下一地鸡毛而难以及时收拾的尴尬心态的真实再现,字里行间不乏其冷静客观的自我剖析。我想,这正是小说的真谛。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需要几代人,十几代人,几十代人的努力奋斗……”作者之所以让这三位生产队长依次出镜,在不同时代的同一个舞台上轮番上场,尽情表演,竭力展示各自不同的人生真面目。也许目的就是借此来委婉地告诫我们,人生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的,一蹴而就的成功从来是没有的;生活的幸福需要我们一代代人,前赴后继、接力跟进的奉献;社会的每一次进步不是某个人投机取巧而偶然能为之,它是无数像麻子队长父子那样带领村民,认准目标,执著前行,付出无数汗水,甚至生命的代价才能换来的结果……


所以,阅读春富先生这本《生产队长》,并没有多少时空相隔,故事并不遥远,人物就在眼前。实感是小说的生命,真情是人间共鸣。愿春富先生在今后的创作中,以自己的真情实感,来奋力讴歌伟大的新时代!

作者简介:张守福,安徽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信息处副处长,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
春来江水绿如蓝 于 2018-04-13 18:53:38 对此帖进行了编辑!
发布时间:2018-04-13 18:53:39
<- 单击可收缩全部回帖  编辑帖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回复:省政府办公厅信息处张守福:一个时代的交响曲————评桐城吴春富长篇小说《生产队长》
41 楼
春来江水绿如蓝
主题:27
回复:53
注册时间:2008-10-21
吴春富长篇小说《生产队长》里的工商业思想与实践
方云龙(桐城市商务局副局长)
当我结合自己的工作岗位,再次读吴春富先生的长篇小说《生产队长》的时候,我发现《生产队长》里有很多记录、描写从六十年代初到改革开放后的一段历史时期,广大农民萌动的工商业思想意识及实践,而这方面的真实叙述又从一个侧面印证我第一次的评论:这部小说从某种意义上就是一部桐城农村基层发展 史。
相信大家对《生产队长》里的李副队长印象很深刻吧,他是分管副业的副队长,生产队的领导人之一, 同时也是队办企业窑场的负责人,更是所在生产队农民的‘工商教父”。首先他思想比较先进、解放,商业思维相当敏锐。他根据当地土质粘性好的优势,主张因地制宜办窑场,在大家为办窑场资金短缺时,他又提出农户凑钱、按出钱多少分红的解决办法,其实后来人们搞的股份制,本质不就是那么回事嘛。在当时的环境下李副队长比同时代的人思想超前二三十年;在四清工作组撤走后,生产队社员闹春荒时,李副队长受命于危难之际,再次向大伙儿彰显了他的商业思想和才华。他组织召开社员会,启发大家开动脑筋,当有人提出“扛木料卖”做炮竹”这些在当时还算投机倒把行为是否可行的问题时,李队长因势利导,说如果木料是亲戚家的、炮竹卖给供销社就行,换句话说,就是要解放思想、用活政策;而他本人始终是商业实践的带头人。家里先是有个碾米机,后来又添了碾粉机,“四人帮”倒台后,又养殖了九头猪,以至公社在找万元户”时首先就想到他,把他当作致富典型宣传。
从《生产队长》里描写的物象、事件等方面来看,可以推断这个生产队是位于城镇边上的一个丘陵地带的农村单元,这里的农民比边远农村的农民接受新事物新思想要好得多,加上有李副队长这样工商教父”,因而生产队里工商思想萌动与实践比较多。荷花的老公是个走四方的货郎,即挑着小货担的游贩,有时是卖日用百货, 有时是农村人用鸡毛贝壳等换针线。在农村经济环境稍有宽松时,他就回家开小店。改革开放后,又与小癞痢一起办起了皮包厂, 主管销售;在全队各家想办法度春荒时,郭大根想到了利用祖传技艺配伢猪, 居然也有不菲的收获。当他天黑驮着一大袋大米回村时,章四八就调笑他:“你出去一天就日回一袋大米,你太能日了!”社员们看着一大袋白花花的大米 ,都非常羡慕;章四八则跑到镇上供销社前的地摊旁,也摆个摊子卖起了老鼠药;“四人帮”倒台后,农村经济政策宽松了,谨小慎微的叶会计还是偷偷摸摸地在家里加工鞭炮,相比之下,思想落后了一步;媒婆兼接生婆汤大姑、说书的胡瞎子、配钥匙兼修伞的等,这些书中出现的五行八作,其实也是归于商业类,前两者是靠嘴皮子吃饭,后者靠手艺赚钱。书中用-定的笔墨写汤大姑,这个见风使舵、油嘴滑舌的中老年妇女,“二业兼顾,小日子过得油光滋润。
工商业思想意识给当时农村带来的影响,既有正面的也有负面的。正面的当然是搞活了农村经济,关键时期解决了农民的“肚子”问题,如小说中写了窑场年底分红的情形:全生产队男女老少都来到了程家堂屋,每家拿到了分红的钱,都喜滋滋的。并且这种工商思想意识在改革研放后,必将释放出巨大的发展动能,这里的农民是最有可能成为率先致富者。古语云:“无奸不商,无商不奸。"这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所以现在我们强调‘市场经济是法制经济”。负面影响主要是把人的自私自利的本性唤醒,人的自私自利、唯利是图肯定不利大集体生产,书中几乎对每个工商业思想意识较强的人,都写到其自私自利、唯利是图的一一面。如:当叶会计老婆前去汤大姑家求她说媒时,她故意拿捏,目的是为了显示本事和加倍的回报。而当周家得知姑娘已经怀有叶会儿子的种时,反过来上门找汤大姑说合,汤大姑又是装腔作势一番。 还有李副队长在集市上买猪仔时,明明是看上了人家的七头小猪仔, 却用尽套路,以最低的价钱成交。甚至李副队长后来当上队长后,更是费尽心机将队里鱼塘承包给外地人,自已从中得到好处。至于荷花男人每年回家时以包把两包好烟讨好队干部、章四八夸大老鼠药的效果、配钥匙兼修伞的造反夺权煽动等,无不是商人思想的不守本分、唯利是图的表现。
也许正因为工商业思想意识与实践具有负面的影响,所以当时高层对此有些举棋不定,政策时松时紧。小说中专门描写了李副队长两次被批斗的细节场景、李队长与麻子队长在工商业上思想不同而产生的斗争及此起彼落等,使得全书结构更加严密,环环相扣。
《生产队长》里工商业意识与实践颇耐人寻味。有人生产活动的地方,就有商品的买卖交易就有工商业的经营活动,从这个意义上讲,任何时代、任何社会单元都不可能真正禁止商业活动的。
回帖时间:2018-11-16 22:14:32
回复:省政府办公厅信息处张守福:一个时代的交响曲————评桐城吴春富长篇小说《生产队长》
42 楼
春来江水绿如蓝
主题:27
回复:53
注册时间:2008-10-21


长篇小说《老街》后记(一)

吴春富

二十五万字的长篇小说《老街 》终于在农历二〇一八年尾收工了。
《老街》小说是以老街上的三个战友故事为线索展开的。背景是老街。展示的是老街厚重的历史文化,人文风情。
小说中有父亲与他的两个老战友的影子,仅仅是有影子。
父亲是抗美援朝老军人,孔城老街人(街后农村),父亲生前(2017年去世,88岁)说,1951年孔城老街20多个人去朝鲜,最后只回来了6个人。
父亲与幸运回来的其中两个战友因为孩子的出世结为了干爷,战友情谊因为干爷的关系固定了下来。一个干爷当年在庐江白湖农场管劳改犯,一个干爷当年担任孔城小镇主要领导。父亲与他们的关系一直保持到他们生命的终结,以至我们这一代还保持着往来——这是战友情谊的佳话。听父亲说,他当年本也在白湖农场管劳改犯,是响应党的号召回到了农村老家(农村缺文化人,父亲读过高小)。父亲是一个农民,两个老战友都是干部,父亲能与他们保持几十年的关系而不生疏,在我看来是了不起的。
父亲如何与他们两家保持关系,我打小就知道。农村里收油菜了,打了香油,尽管家里只分了两三斤,父亲必拎一斤,自己送到老街上干爷家或差我们送去,父亲说,自己生产队打的香油香;过年生产队打了塘鱼,尽管只分了三条鲢子,父亲必拎一条自己送去或差我们送去,父亲说自己生产队的鲢鱼鲜。我们每次送去的时候,干爷干娘嘴说,不要哦,不要哦,眼却笑眯了缝,然后捧糖给我们吃,留我们吃饭,我们回时,干娘还塞粮票、布票给我们带回家。母亲没有时间做鞋,我们常年打着赤脚,记得每年端午的时候,干娘总送鞋到我们家,我们小孩子见到鞋特别高兴。庐江白湖农场的那个干爷隔几年回一趟老街,每次回来,都带农场生产的那种白纸卷的无任何标识的烟——白纸包烟。父亲爱好抽点烟,往往差我们到老街上去买一支烟过过瘾,对于庐江干爷带来的整包整包的白纸烟格外的开心。当然每次白湖农场的干爷离开老街的时候,父亲总弄些老街的东西让他带回劳改农场。
在如今这个整天玩朋友圈的时代,朋友间的感情是不是像朋友圈的名字一样被“圈”住了,大家都心知肚明。越是整天玩朋友圈的人,朋友丢失得越多。这就让我想起了父亲与那两个干爷,他们什么也不会玩,却把战友感情“玩”到了生命的终结,“玩”到了地老天荒,“玩”到了让下一辈仍在传承。
这是一种美德,民间的朴素的美德,我们中华民族就是靠美德凝聚的。
必须弘扬这种美德。过去有必要,在现今这个年代更有必要。
已经出版了长篇小说《生产队长》,小说出版后的某些方面超过我预期。长篇小说《长青洲》在天涯连载了,个人认为写得比《生产队长》厚重,因为我注重了写作技巧,注重了思想性与艺术性,不过还没有出版。这部长篇小说《老街》实际上酝酿了三年时间,为此阅读了莫言的长篇小说《蛙》、余华的长篇小说《活着》以及路遥的三卷本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今年(2018年)春动笔,至现在已一年时间,其间有些杂事,但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写这三部小说——三部曲,说老实话,不是为了出名,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一种责任,一种使命。第一部长篇是献给父辈的,因为父亲当了三十多年的生产队干部。他们作为农村最基层的干部,对于带领农民解决温饱以及中国农业的发展做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第二部长篇是献给我自己的,因为我在一个“孤岛”——我称为“孤舟”的地方几乎呆了三十年,很少有外来者知道作为一代毕业生在那个地方的奉献,以及在那个被称为“孤舟”的地方我的心里承受。
长篇小说《老街》是在桐城市区羊子路的一个茶吧里策划的,参与策划的是对老街有大情怀的几个人,基调定的是以孔城老街后重历史文化为背景,展现孔城老街浓厚的风土人情,人物故事;或者说以孔城老街浓厚的风土人情故事展开,展示千年古镇与悠久老街的历史厚重。老街人会老去的,相信有了这部《老街》小说,老街将永久地存活在老街后辈人的记忆中。
写这部长篇《老街》我是献给故土老街的。我是地地道道的老街人,老街历史这么悠久,文化这么厚重,过去曾经那么的繁华,现在随着老街修复、引江济淮暨高铁经过孔城,又将会重现昔日的繁华。我觉得我有责任,我应该担当,为千年古镇、为历史文化厚重的老街作传。
感谢孔城这块土壤。
感谢关心、支持小说《老街》写作的孔城镇、教育局暨方方面面的领导、朋友。
特别感谢孔城籍老领导、现双港镇党委副书记陆为兵对《老街》小说写作的持续关注与鼓励。
回帖时间:2019-01-25 22:01:28
回复:省政府办公厅信息处张守福:一个时代的交响曲————评桐城吴春富长篇小说《生产队长》
43 楼
春来江水绿如蓝
主题:27
回复:53
注册时间:2008-10-21
长篇小说《老街》尾声

肚子饿了!肚子饿了!一大清早上就出门,忙着不得歇,走!我们现在到饭店去吃饭!妖精嚷。
眼镜开始还以为在她家吃饭,没想到妖精客气带自己上饭店。已经是中午时分,太阳从正中照着街面,人又多,有些热,街上的游客额头上泛着油光。
三个人重新挤在人流里,是往中街的方向。
妖精把自己带倒哪里?眼镜心里嘀咕。
到了!到了!就是这里!妖精大步迈进了一家饭店。眼镜抬头,见上面挂着招牌:赵小发炒细菜。
咦!赵小发……赵小发……。看到这个招牌,眼镜还记得当年赵小发偷炒细菜的事,他想,赵小发比自己年纪还大,难道在开饭店?
妖精见眼镜没有跟进来,骂男人:你怎么不喊一声队长!她对眼镜喊:快进来!快进来!迟了没有位子了!
赵小发开的?眼镜疑惑地问。
赵小发小儿子四清开的,打着老子招牌。
哦。眼镜终于明白过来了。他四下望望,见楼下七八张饭桌都已经坐满了游客,没地方坐了。
走!走!上楼!上楼,楼上有雅座!妖精本来就没有打算在楼下吃饭,这次她要郑重地招待眼镜。妖精,妖精,她老来更精!像年轻人一样噔噔噔地上楼梯。
眼镜跟他屁股后面上到楼梯口。
诶!这不是小莲吗!这不是小莲吗!你也回老街来啦!你也回老街来啦!妖精在楼上吃惊万分地喊。
小莲也回老街了!小莲也回老街了!眼镜闻听一颗本来跳动很慢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他按了一下胸口,怕心脏跳得太快人一下子吃不消。
队长!队长!你看看——你看看——你快来看看!这是谁!妖精不顾楼上还有其他客人,忘乎所以地喊。
眼镜一时呆住了,他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样急迫万分地到小莲面前,而是不知所措,迈不开步子了。
试想,他日思夜想三十多年的小莲就在楼上,就在眼前,他如何不激动,如何能不激动呢!
老泪纵横……
这次他到老街上来,就是想碰碰运气,能不能见到他日思夜想的女人,日思夜想的小莲。之前他还在想,自己今年七十多了,垂垂老矣,这是最后一次来老街了,这次见不到小莲,这生就再见不到小莲,只有来生相见了!
想到来生,眼镜心里难受极了。
队长!队长!快来啊!快来看小莲!妖精几乎扯着嗓子在喊。
诶——诶!眼镜颤颤巍巍地迈开了腿。




回帖时间:2019-03-23 16:22:24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所有来帖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桐城市人民政府网立场。发布新帖,请进入每个版块后,再进行发帖!
请尊重作者版权,转帖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如需转载本站首发帖文,请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主题
 友情提示 标题 发帖表情
 为保持论坛的清洁,请不要恶意灌水。
内容
图 片 上传图片文件不能大于 300 KB!
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中文字
 
 
桐城市人民政府 主办 桐城市人民政府信息化办公室 承办 皖ICP备11008638号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邮编:231400 电话:0556-6139361 市民论坛QQ群:63047721
[页面执行时间: 0.086228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