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桐城市人民政府网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标题:鱼说,米说,风说
快速分享: 楼主
寒曦
主题:1
回复:8
注册时间:2015-08-21
鱼说,米说,风说

1、鱼说
我是嬉子湖湿地里的一条鱼,我有疼爱我的父母亲,我有很多的兄弟姐妹,我们一起追逐游弋、嬉戏玩耍,嬉子湖边一年四季都是美景,春天看万亩花海、夏天赏湖荡芦苇,秋天望浩瀚雁群,冬天观冰锁湖面。因此我的童年是很快乐的,我以为我的一生都会这样自由自在、开心快乐,可是,突然有一天母亲不见了,好多叔叔伯伯也一夜之间不见踪影,父亲召集了我们,幽幽地说出我们嬉子湖鱼族的宿命,原来人类给我们投放食物并不是因为多喜欢我们,而是希望我们尽快长大,卖个好价钱,原来我们生来便注定是人类的盘中餐,原来我的母亲,我的叔叔伯伯便是被一张网张走,不知道卖到哪个饭店里,被如何刀俎。
父亲说宿命是无法改变的,我们游不出嬉子湖,便摆脱不了盘中餐的宿命,父亲说虽然是人类吃了我们,但人类其实最终和我们鱼类也是一样的宿命,那便是死亡,父亲说,人类想忘却宿命的时候,喜欢饮酒,喜欢纸醉金迷来麻醉自己。我不知道人类的命运,却深深地为自己的宿命感到悲伤,我无法像人类一样用酒麻醉自己,可是我却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像人类一样尝尝酒的味道,是不是真的能让人忘却。我不再喜欢阳光,湖面上的阳光刺的我晕乎乎,我只想找个安静阴凉的地方独自沉思。
湿地的另一边是千亩稻田,正在抽穗的时候,,满是稻花香的味道,我从一条沟壑游进去,厚厚密密的稻叶和穗子正好遮住了阳光,使得稻田里异常阴凉,那丝丝沁凉让我打了个冷战,凉意使我清醒,我很快就喜欢上了这里,田里浅浅的水清澈得看得见淤泥的毛孔,在我来之前平静的水面似乎从未有过涟漪。我轻轻地摆着尾巴,随即便不再想动,怕破坏这份宁静与清澈,有一枚稻穗也许是太过纤瘦,弯曲的弧度很大,快要接近水面了,我望着它,那青色的壳里应该就是洁白如玉尚未成熟的米粒,它有些瘦小,却又那么安静,被其他高挑的稻穗挡住了风,上面沙沙作响摇曳生姿,它也只是轻柔地侧一下身,随即优雅立住,它为什么那么安静?它立在这里多久了,它还会立多久?它活的开心吗?它的宿命是什么?是脱壳成米,被煮熟,成为人类果腹的食物,与我们鱼类一样的宿命吗?它知道自己的宿命吗?它知道自己的宿命后还会如此的平静吗?我望着它,无法知道它的心思。它知道我的困惑吗?它读得出我的忧伤吗?
我的宿命终于来了,1个月后的清晨,我在去稻田的路上,被一张网困住,起初我狂躁愤怒绝望,可是无济于事,我摆脱不了那张网,摆脱不了我的宿命。慢慢的我安静下来,如那枚稻穗一样静静地,等着我的宿命。网起了,困住我的网丝被拽掉,我被丢进了一个白色的框里,那里都是我的伙伴们,没有水,我裸露着皮肤,第一次感受到风的气息,原来风儿是那么轻柔,可是那刺眼的阳光却让我眩晕。经过长途颠簸,我又被放进一个玻璃水缸里,我以为自己自由了,可是透明的玻璃墙立即让我清醒过来,我只是离宿命更近一些而已,透过玻璃,我看到“三味鱼屋”四个字,哦,这是个以鱼为主的特色饭馆,很快的,我便要成为那盘中的一道菜,我的母亲,我的叔叔伯伯们是不是也曾这样,绝望地等待着宿命的来临。我的脑海里开始晃动着那枚稻穗的影子,它总是那么安静优雅,它肯定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可是它还是那样安详,仿佛时光停滞不前。我是不是也该像它那样,既然摆脱不了宿命,不如安然接受,接受自己被刀划破身躯,被油煎,被火烤,或是在水中沸腾。当我被一只粗暴的手抓住的时候,我闭上了眼睛,满眼都是那枚稻穗的身影,我再也见不到它了,它记得我吗?我这么久没去,它会不会疑惑我去了哪里?它的宿命什么时候来临?当那一刻来临时,它会不会慌张绝望害怕?这些我都不会知道了。
千般万般痛苦后,我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飘荡了起来,我审视着自己新的样子:开膛破肚油炸后放在铁盘里加入汤汁被小火烤着,这便是“三味鱼屋”的招牌菜,餐桌上有一个泥坛,上面写着“桐城老酒”,这便是父亲说的能让人忘却宿命的酒吗?它到底是什么味道的?桌前坐着两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一看两人便是在热恋中,那彼此的对视中满是柔情蜜意,让我不禁怀念起我与稻田里那粒稻穗的对视,可是我此生都不能再与它重逢了,连告别都没来得及。男人为女人乘一碗鱼汤,女人为男人倒一杯酒,男人逗她:这酒很好喝的,你要不要来一口,女人说好哇,便端起男人的酒杯,呡了一口,如火一般的劲道呛得她使劲的咳嗽,男人夺过酒杯,拍着她的背,心疼道:“傻瓜,你还真喝,酒是男人的专属,我不许你喝酒。”女人喝了几口茶清了清嗓子,娇嗔道:“你喜欢的东西我都想尝试尝试。”男人假怒:“唯独酒不行,来,给我倒酒。”“遵命!”女人欢快地跳起来,捧着酒坛往杯中倒酒,酒洒出一些滴到了烤鱼盘里,我使劲嗅了下,一股辛辣而又诱人的芝麻香钻进我的鼻息,我竟感觉有些醺醺然、飘飘然了,这便是醉了么?我就这样醉下去吧。

2.米说
我是一粒米,嬉子湖畔千亩良田浩瀚稻穗里的一粒尘埃,我的外壳从柔软到坚硬,从抽穗到青绿,却只有我自己知晓,我太过瘦小,我的兄弟姐妹们都高过我,盖过我,它们迎风招展,只有我缩在稻穗从里,与风无缘,没有人关注我,我以为我毕生都只能看着水中的倒影。直到有一天,一条鱼游了进来,他似乎也喜欢安静,游了几下便停在我下面,仰头望着我,它的眼里满是落寞和忧伤,我听得见它的心声,它在为摆脱不了自己的宿命而伤感,可是,宿命既然避无可避,不如不躲不避,安然过好每一天。我侧身想告诉它不要悲伤,才想起我们不是同类,语言不通。它每天都会过来,望着我,我望着它,就这样,时光仿佛凝固了一样,仿佛我也可以不用去经受我的宿命。我知道我的宿命是成为人类碗中的一粒羹,经过消化道,然后回归尘土。我坦然接受我的宿命,只是隐有不甘,总希望我的生命结束的时候能更灿烂更壮观些 。
突然有一天,它没有过来,此后的很多天,它都没有过来,我有些慌张,更是悲伤,它定是临到宿命了,那一刻,它是不是很绝望,它会不会想起我们互相守望时的宁静时光,它想起我的时候,会不会少些痛苦?
这些我都不知道了,而且,秋收的季节即将到来,我也即将临到我自己的宿命,我没有怨恨,只希望我的生命能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的更长久更有意义些。当我卷入收割机的滚轮里,当我被暴晒烘干脱壳,当我和无数的大米混装在蛇皮袋里,我的心里只有宁静。几经辗转,当我被哗啦倒出来的时候,眼前一片敞亮,我竟是在一家酒厂里,车间里弥漫着幽幽酒香,这酒香很奇特,竟有股烘炒芝麻的复合香味。我和玉米、高粱、小麦、等粮食混和着稻壳拌在一起,等待着上锅蒸煮。这一刻我惊欣喜万分,终于不是平凡地成为果腹的米饭,我的生命将会与众不同。
当我被一位粗壮的酿酒师用铁锹铲进大锅里,当高热量的蒸汽穿透我的身躯,当我被摊在轨道上被鼓风机吹着降温,当我凉下来开始与酒曲搅拌在一起,当我被堆积起来升温,当我被落下窖池中密封发酵,我是喜悦的,我甚至想那条仰望我的鱼儿此刻是什么样子的?我的宿命竟朝着我希望的方向来了,它会为我高兴吗?一天,两天,三天----------四十多天的时候,我又被铲出来,再次入锅蒸煮,我觉察到我的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感觉自己变成了气体,又转成液体,随着导管兜兜转转,终于汩汩而出,伴随着仿佛丰收的欢喜:“出酒啦出酒啦!”在接酒师的手里,摒去最前面一段酒和最尾端一段酒,只取中间一段优质酒,幸好,我在其中。我又被食品级不锈钢桶装着晃悠晃悠,这次我被送入了地下酒窖,装进一个很大很大的酒缸里,封上盖子,一片漆黑。我又开始了宁静的时光,只是这次的宁静伴随着暗无天日的黑暗,再也没有一条忧伤的鱼儿伴着我,也许此生再也见不到那条鱼了。
我不知道自己要在缸里呆多久,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十个月,-------寂静的时光里偶尔掺杂些喧嚣,有时是新酿出的酒被老师傅哗啦哗啦倒进坛子里,有时是一群热闹的脚步声,一个悦耳的声音在介绍: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恒温地下酒窖,请小心台阶!这一排排酒缸里贮存着我们的芝麻香型老酒,也就是大家常说的“桐城小茅台”。芝麻香型是建国后的创新香型,也是酿酒要求高、环境要求苛刻、出酒率最低的酒,被誉为“酒中新贵”,它是集清香、浓香、酱香三香为一体,选用优质五粮拌料蒸煮后入池发酵达40多天,蒸出的酒芝麻香味突出,颜色淡黄,年份愈久颜色愈深,必须要入地窖贮存3-5年,自然老熟后方才出品----------
什么?我要在这地下酒窖里呆3-5年?起初我不信,觉得这只是他们忽悠顾客的招数而已,当我百无聊奈地数着日子,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第1278个日夜过去的时候,我信了,这家酒企竟真的如此坚守时间的约定,能守一个约定,便一定能守更多的约定。第1279天到来的时候,我再次感受到了光亮,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身体相较以前,黄色加深了许多,一股浓郁的芝麻香从我的体内散发出来。我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千多个日夜的沉淀、酝酿,成就了我此刻的芳华,当我被装进陶瓷的泥坛中,我静静地等候着懂得欣赏我芳华的人。
当我被开坛的时候,是在一个环境优雅的包厢里,墙上古色古香的框框里是“三味鱼屋”几个书法字,餐桌上一盘烤鱼,一钵鱼汤,我突然间恍惚了,一千多个日夜以前,曾静静望着我的那条鱼儿,它的魂是否也归了这里?我们再也无法相望彼此,那对视里是怜惜,是懂得,是留恋,是忧伤,都散在了时间里。我有点奇怪,我面前只有一位女子,却有两个酒杯,杯中都斟满了酒,那女子满是忧伤,她望着菜肴很久,举起筷子吃了几块烤鱼,喝了一碗鱼汤,又端起了酒杯,碰了另一个杯子,迷离的灯光折射出她眼中晶莹的泪珠,她喃喃自语:“我爱上了吃你爱吃的鱼,我爱上了喝你爱喝的酒,可是却没有你陪着我吃鱼喝酒了”,泪珠落下,跌入杯中,被她一饮而尽。
叮咚一声手机响了,她近乎神经质地快速拿起手机打开微信,是风,他终于发来信息了:“好久不联系,你还好吗?”女人笑了,可眼泪却仿佛是断了线的珍珠,她颤抖地打出几行字:“好久不联系?你知道这好久已是三个月了吗?我不好,没有你我一点也不好”,可是,她的手指却始终没有摁下发送的键,她忍不住往上翻看过去的聊天记录,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表情,都记载着当时的甜蜜,在他走后,这聊天记录她已看了无数遍,似乎她从来不曾拥有过他,只有这个聊天记录才是自己真正拥有的。她又饮尽另一杯酒,酒精刺激得她猛烈地咳嗽起来,灌了大半杯茶,她冷静了下来,删掉了那几行字,重新打出:“我很好,勿念,安心过你的生活”,点击发送------- 叮咚,很快有了回复:“那就好,祝你幸福!再见”女人盯着这条信息很久,又倒了两杯酒,仰头饮尽。
不知为何,我深深地体会到她爱而不得的心痛,那一刻我甘愿做她杯中酒,混着她的泪水,被她饮下,期望沉醉来使她暂时忘却。

3、风说
我是风,来无影去无踪的风,我是桐城人,年少离家,定居上海,是上海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在很多人眼中,我睿智、果断而又冷酷、无情。我爱饮酒,尤爱家乡的芝麻香老酒,每次回老家我都要载几十件桐城老酒回上海,或独饮,或与父亲对饮,那避不掉的乡愁尽在酒中。我有家庭,有一对儿女,我的家庭波澜不惊,似乎只有当我的孩儿对我微笑的时候我才感觉到内心的柔软。我以为我此生都不会再有爱情,直到遇见她--------
公司被家乡的政府招商引资,在桐城投资新建分公司,此事由我主导,自然我就被派回桐城负责这个项目,项目落地,免不了应酬,她便出现在那一次宴席上。久在逢场作戏的场合行走,我自问一般的女人都入不了我的眼,可是她——不一般,她落座的时候仿佛是一朵白莲花,说不上惊艳,却那么清新,笔挺的背透漏着一丝倔强,她不似酒局里一般的女人,浓妆艳抹、花枝招展,她很朴素,却举手投足间优雅大方,似炎热夏季里的一席凉风,让人从骨子里觉得很舒服。我坐在主宾位,她就坐在我正对面,我的视线避无可避地投向了她,可是她似乎并未觉察到我的目光,这反而让我自在地多看她几眼。开席倒酒时到了她那儿,她应该是不善饮酒,紧握着杯子摇着头不愿被倒酒,到酒的人有些粗俗,说这么多领导在,怎么能不喝酒 。我忍不住发了一句话:“喝酒是男人的事,要女人凑什么兴”,倒酒的人悻悻作罢,我感觉自己心跳有些加速,又觉得会不会自己后一句话有点不礼貌,惹得她不高兴,偷偷瞄了她一眼,她低着头满脸通红,随即抬起头,望着我,眼中满是光亮。她一定是在感激我,我有点窃喜。席间她很安静,有时歪头倾听发言的人,有时低头地吃菜,有时望着我,我感觉到那束专注的目光投向我的时候,便故意看别处,和别人谈笑风生。她似乎鼓足勇气,端着茶杯,款款向我走来,走到我身边,略微欠身向我敬酒:“风总,刚刚谢谢您给我解围,我不会喝酒,不好意思,以茶代酒,敬您!”近二十年无涟漪的我的心竟然有些摇荡,可我依然表现的云淡风轻:“没关系,举手之劳。”“我叫希子,大音若希的希,是A公司的企划,以后请多多指教。”她歪着头对我微笑,抿了一口茶,又端着杯子飘回了我的对面,我坐了下来,心里却有无数个声音:“希子,大音若希的希,多动听的名字,与人一样美妙。” 那一晚,所有的人仿佛都是配角,所有的酒菜都味同爵蜡,我只想望着她,盼望着她能再次飘到我身边,对我轻言细语。
希子服务的公司正是我公司的合作方,她做的企划方案正好需要与我对接敲定执行,是谁给我安排了这么美妙的缘分?我预感到我们肯定会有故事发生。果然,从彼此添加微信聊方案、工作,到聊生活、爱好,她和我聊天从您到你,从客气尊敬到轻松俏皮,我们竟如此性情相投,成为了好朋友。又一次与她一起的应酬,我感觉到她的视线总停留在我身上,我故意喝的有点多,故意磨蹭到最后再走,我知道她会担心我,会留下来陪着我,我故意歪歪倒倒踉踉跄跄,她搀扶着我下楼出了酒店,当我顺势搂住她的时候她竟温顺地靠在我的怀里,天啦!我觉得我太神了,好像自己是某篇小说的作者一样,我安排剧情如何发展,它便如何发展,我安排女主人公爱上我,她便一定会爱上我。
我仿佛回到了20岁的青春年代,我们时常一起吃饭、牵手散步、登山观湖,我们一样爱听老歌,一样喜欢田园生活,我们谈论工作,她能给我提很多有效的建议,似乎是我的御用参谋。见不到她的时光仿佛格外漫长,与她在一起又总是日月如梭。她从不过问我的家庭,我也刻意不提起,可是我终究回不到20岁,我终究已是40多岁有家庭有孩子的中年男人,无法给她想要的未来,我似乎在玩一个危险的游戏,我和她都太投入,以致忘了游戏总有game over的时候。
转眼来桐城3年多了,桐城分公司一切顺利,正常运营,只等从几个能力不错的部门负责人里挑出合适的总部认可的人做总经理,接管我的一切工作,我便要被调回上海了。桐城只是我的故乡,我的家乡早已是上海。和希子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不愿去想这一天的来临,可是这一天终还是近了。希子冰雪聪明,又如何感觉不到我公司里风总即将要调走的氛围,可是她却从未开口问我,她依然微笑着向我跑来,扑进我的怀里。即便希子不问,我还是要开口。我带她去我们常去的三味鱼屋吃饭,希子默默吃着菜,我满腹心事,不知该如何启口。我握着酒杯,轻轻地摇晃着,另一只手夹着烟,任它燃烧,终于我端起杯中酒,一口饮尽,平时爱喝的芝麻香老酒此刻似乎满是苦涩。
“我被总部调回上海了,下个月便离开桐城”,我看到希子手抖了一下,放下筷子,怔怔地望着我,几十秒后,她又恢复了淡淡的微笑,
“恭喜呀!回总部你有更好的发展空间,也可以更好地照顾你的家庭,你本就不属于这个小城市。”停顿了片刻,她又说:“你也不属于我。”
“你一点不想挽留我吗?”
“我更希望你有好的前途。”
“好,我也许很少能回来了。”
“走了就不要再回来,看不见你,慢慢我总会忘了你。”
“我不会忘记你。”
“我再给你倒杯酒吧。”希子站起来,端起酒坛 ,竟被椅子腿绊了下脚,洒出酒到我手上,芳香四溢,犹如爱情,可是我已没资格享受这份爱情。
我回到了上海总部工作,回到了上海的家庭生活,我克制自己多陪着孩子玩,克制自己不去想桐城,不去想希子,可是我的脑海里却始终是她的影子,我觉得自己很混蛋,我不能给她幸福,却招惹了她的爱情,还匆匆与她离别,把她一个人丢在桐城,她会怨恨我吗?她会一个人躲着哭泣吗?她多久能忘记我?她会再爱上别人开始新生活吗?
回上海三月后的晚上,我终于忍不住给她发了条信息:
“好久不联系,你还好吗?”
五分钟后,我收到回复:“我很好,勿念,安心过你的生活”,
我竟有些不甘,想追问希子你一点都不想我吗?你为什么从不挽留我?
可是,即便我问了,她说想我,她让我回去,我真的能回去吗?万般纠结后我终还是回复:“那就好,祝你幸福!再见。”
再见,便是再也不见。
再见后,我总想将自己灌醉,可是没有希子为我倒酒了,再见后,我才想起,我还欠她太多许诺,有次希子抱怨手机内存太低,信息太多微信无法开机,我叫她删掉我们的聊天记录,腾出内存,她舍不得删,我说删掉吧,你爱听这些我以后每天说给你听,她激动地说真的吗真的吗。有次我问她想去哪里我带她去,她说想去水磨湾、想去海边,结果我们彼此每天忙于工作,我最终都没带她去玩过。如今我都无法兑现这些随口的许诺了,只是,希子,我对你说删掉吧以后你想听我每天说给你听时,我对你说你想去哪里我都带你去时,我是真心的,只是我无可奈何,我无法为你抛弃我的家庭,抛弃我原有的生活,我做不到,只有负了你。
对不起,希子,我爱你,可是我们没有在对的时间相遇-----------
发布时间:2018-01-24 17:50:58
<- 单击可收缩全部回帖  编辑帖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回复:鱼说,米说,风说
1 楼
南风醉
真实姓名:南风醉
EMAIL:532132726@qq.com
出生年月:1960-08-19
性别:男
来自:安徽-桐城
联系地址:QQ532132726
主题:102
回复:208
注册时间:2012-02-28
还有寒曦说,还有酒说。
回帖时间:2018-02-01 12:47:49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所有来帖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桐城市人民政府网立场。发布新帖,请进入每个版块后,再进行发帖!
请尊重作者版权,转帖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如需转载本站首发帖文,请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主题
 友情提示 标题 发帖表情
 为保持论坛的清洁,请不要恶意灌水。
内容
图 片 上传图片文件不能大于 300 KB!
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中文字
 
 
桐城市人民政府 主办 桐城市人民政府信息化办公室 承办 皖ICP备11008638号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邮编:231400 电话:0556-6139361 市民论坛QQ群:63047721
[页面执行时间: 0.450926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