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桐城市人民政府网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标题:困惑--无聊者独语
快速分享: 楼主
其实没事
主题:10
回复:8
注册时间:2017-04-19
   人大概是走过了某一段路程,回首来路时方才明了,该怎样走才更为便捷与正确,而此时已成追忆,唯有嗟叹和一丝无奈的苦笑。好在已经走过了那一段路程,也从中收获了笑、疲惫和所谓见识。歇歇脚,思量着,总结着过往的经验,认真地规划着将来的路。认为再也不会和上次一样留有遗憾。于是,拍拍屁股上的尘土,直起腰身,再次踏上征程。心里激荡着豪情。当到了某一段落,再次回首时,不幸又重复了以前的情景——一声嗟叹和一丝无奈的苦笑。于是,不聪明的我似乎从中得到了“慧根”,认识到了,人没变,路变了。其实人也变了,只是迷失在路途中罢了。这些其实于我来说都不重要,因为我知道,没有人能在踏步之前就规划好起点和终点且能快捷迅达的。
   睿智的思想者如鲁迅先生,不也是先“呐喊”着,再“彷徨”着,再“朝花夕拾”,再“故事新编”的吗?这样边走边思考边总结着,终至成就了一代先驱。圣贤如孔夫子者,曾总结了人生的段落,“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在我看来,老先生终了也未能“知天命”。若是真的得“天命”之真谛,何至于在始皇帝时被“焚”被“坑”?又何至于在“文化大革命”时,被千万人奋起怒号“打倒孔老二”?若老先生此时正和我面座对语,定也是一声嗟叹和一丝无奈的苦笑。这些不是困扰我之处。
     真正困扰于我的是在规划到哪里去和去的途中产生的迷茫。
      “三十而立” 之年,是人生的大阶段。毕竟是安身立命的大事。可那时的我,也曾“闯荡”自认为的世界,心底里有一番豪气更有一番无所谓的藐视。不就是活着吗?要么如苏子所写的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那样活着,简单!在山也不必去识山,山就是一堆石头上长了草木,海也只是一滩咸水游着鱼虾而已。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牙好时吃核桃,没牙了吃豆腐;冷了着棉袄,热了光膀子。待青丝变成白发,一命呜呼于睡梦里,岂不是如“三季人”一样算不得完美,但终究是一种完成吧。
   可是,生活偏偏让我受了蛊惑。知道日子除了一粥一饭之外还有“诗和远方”。于是,老是想去看看“山那边的风景”。也想着,若要看得那风景,定会有一段荆棘之路,定会“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的。还是望着那山巅的影子,豪爽地踏上了路途。
   没想到的是,那路途如此艰难。一条河就阻挡了去路。没有城镇户口,没有大学文凭,仅有的值得荣耀“贫下中农”身份,此时如弊履被丢弃在垃圾堆里。只有赤身泅渡!去见识水的彻心透骨的寒凉。也许,那河有桥,有舟筏,可那桥那河舟筏是只给“有缘人”以方便的,我不在有缘人之列。这是没有法子的事。心里还是不肯“妄自菲薄”的,时时滋生着一股傲气。常抱以大气概——大到自己都钦佩自己的地步。面对一份“不起眼”的工作,浅尝辄止,拂袖而去。潇洒快意地想: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几经跌撞之后,豪情毕竟在饥寒交迫的肉身面前低下了高贵的头。于是,不得不艰辛地寻找“留爷处”,结果发现,这社会上“爷”已人满为患,只要儿子和孙子。于是乎,只得开了一爿小店,做了“孙子”。做个贩夫走卒,以引车卖浆来度日。后来,竟发现,小店不但让我赖以果腹和御寒,还如我赡养了老人,还让居然有了妻、有了子。渐渐地,衣服的面料有了艳色,小圆桌上的食物中有了动物的尸体,甚至,菜色的脸颊上有了红红的晕,大约是喝了一杯小酒的缘故。我感觉到了幸福吧?!——从饥寒过度到了温饱,其实是幸福的!
   那些时日,夜晚躺在床上,看着娇儿霸道的睡姿,听着妻子均匀的轻鼾,一丝满足和幸福溢满心头。回首着那傲娇的青春、不羁的心性,一丝悲情,一丝无奈酿成了一声嗟叹和苦笑。而立之年已成了过往。
   在奔向“不惑之年”时,虽然我已经感觉到了,似乎在寒风呼啸的林间,我有了一间避风的小屋。正如现在许多“专家”所说的,我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可我执拗地惦记着那“山巅”的风景”,还没完记那山的坐标。虽然,我在自觉或不自觉地在这“山”中留恋了十几年,山巅还在远方。
   从“不惑”奔向“知天命”之年,应该更成熟,可是成熟在现实中是个不确定的概念。比如我,就整理了行囊,准备着朝“山巅”进发。没走几步,我就感觉到了艰辛。也许是温饱懈怠了意志,也许是路途更加险峻。一股“捞金”的大潮呈现着摧枯拉朽的气势,裹挟着泥沙和腐朽,也挟持着传统的道德、伦理和既定的秩序,席卷着“真、善、美”,澎湃着“假、丑、恶”,磅礴而来,浩浩汤汤奔流而去。于是,一切都变了。就连古今的圣贤倡导的“好”与“坏”的标准都变了,变得简单而明了——钱是对的!
   捞钱没有了方式,也没有了方法,更没有了所谓底线。一切价值都成了价格!什么都可以用钱来换算,只需在钱的数字后面更换名词。比如,科长多少钱一任?小姐多少钱一位?文凭多少钱一张?。。。钱的魅力甚至让象牙塔顶尖的研究导弹的专家,也和买鸡蛋的村妇计较了得失。钱剥去了人的社会所赋予的庄严、雅致、淳朴、善良,只剩下赤裸裸的动物的属性。在这“钱潮” 的涤荡下,几乎所有的人都朝着捞金地——城市奔涌。城市空前地拥挤和繁荣。饭店、宾馆,人头攒动;洗脚房、浴室,人满为患;KTV、舞厅,日夜轰鸣;娼房妓馆,灯红酒绿。热闹喧嚣中,人们交易着、陌生着、冷漠着。偶尔良心发现,去搀扶跌倒的老人,还得小心翼翼地谨防老人的讹诈;弱小者被逼跳楼,围观的人众叫嚣:跳啊,孙子,爷想听一声脆响呢。
   这样的世界让我心惊胆战。我想回到曾经的家园。可是,有着几千年农耕文明留下的归宿地,也只能是精神的家园——那曾经充满美好记忆和温情的村落,已是一片破败,满眼萧条。衰草漫过了窗棂,大门上铁锁锈迹斑斑,一阵风起,断壁残垣在风里呜咽、颤抖。从角落里有一个老人或者一个孩子,用麻木呆滞的眼神审视着这陌生的世界,这里曾是生他养他的家园。这情景让一个汉语词汇流行起来——留守。这留守的又岂止是老人和孩子?我想大约是中华几千年的文明。 
   这股大潮,威力惊人。整个社会为之摇晃。我智弱体虚,没有资格被卷入,但,即使站在岸边也被“潮水”溅得湿透了衣裳。冻得我瑟瑟发抖,唯有蜷缩在角落里,惊恐而无奈地张望着。心里那“山巅”的印象则更加清晰,心思也更加蠢蠢欲动。
   到了“知天命”之年了。我还糊涂地执着于寻找那“山巅”。从思维中翻出自小接受的教育,无不例外的是要求我要服务于社会,将自己投身到社会的洪流中去,做个有意义的人,哪怕死了,也要“重于泰山”。现在,我倒是在思考着这生存“意义”的所在,通过那些年的耳闻目睹,我怀疑了所谓“洪流”。
   我爱这个社会,我爱这生我、养我的一方沃土,我也愿意为那些美好而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可“我”呢?我是现实的存在,难道在这“爱”中就不能有自己吗?再说,社会、国家等这些崇高的意义如此重大,让如此弱小的我何堪重负?我想寻找在这崇高意义之中的自己!
   遍寻不着,百思不得其解时,只有想着读书。不是说“书中自有黄金屋”吗?我不艳羡“黄金屋”,只想从中得以解惑。于是,在菜市场,我以白菜的价格称来了一堆闲书。穷经皓首地开始寻找。
   在寻找中,我发现,要证实自我存在的人很多。比喻,尼采说,上帝死了!这话对尚在懵懂中的我来说,石破天惊!萨特说,人人成为自己的上帝。梭罗说,大多数不是因为占据了真理,很多时候是因为占据了力量。还有,王小波的小说和杂文,都是在呼唤着自由,甚至有些歇斯底里。这些言语,在我心里有共鸣,但,也让我困惑。因为现实生活中,如此张扬的个性自由不一定是好事。曾经在媒体上出现的“芙蓉姐姐”和带着一只母鸡上台唱歌的“大衣哥”虽然得到了那么多人的追捧和欢呼,可我觉得滑稽和恶心。从自身现实出发,突出的个性自由常常处在尴尬的境地。如“非典”时期,我不得不停了每天早晨吃一个煮鸡蛋的习惯。虽然,我知道熟鸡蛋不会传染“非典”,绝对可以吃,可是,整个市场没有了一枚鸡蛋。又如,观潮的人虽然站在岸边,可有几人不被潮水打湿了衣裳?如此想来,孤芳自赏、离群索居的“自我”是痛苦的,也是难以为继的存在。个体那怕苦恼于群体,可怎么样也无法脱离了去。这是个悲哀呢!
   再次在书堆里寻找,以求得到能让我到达心中那“山巅”而又能体会快乐的途径。找到了一位被国人尊崇为导师的马克思。他说,强化个体性,更要强化个体在社会中的归属感和认同。社会要营造平等、和谐的环境,尊重个性存在。这话是滴水不漏的唯美。可惜,唯美其实在现实中就是缺陷。犹如一块饼高悬在天际,让芸芸众生只识其形而不得奇味,更不能果腹。
  我是不是如纪伯伦所说的那样,“已经走得太远了,以至忘记了为什么出发”?不是!那“山巅”还历历在目,“山那边的风景”还是我的向往。只是我还在求索的路上。书是不能再看了,找不到我要的答案。我想还是在路上去寻觅,一块石头、一片枯叶、一树翠色、一声问候、一句叮咛。。。也许那些是答案的所在。石头垒起了神庙,石头是否就和神庙一起有了神圣?也许!
  周国平说,探宝的人的快乐不是在得到宝藏时,而是在探索中。这话也许对。至少给了我求索的借口。如果我找到了那“山巅”,我要搬块石头放置在山顶,让山更高些!
发布时间:2017-11-27 23:52:11
<- 单击可收缩全部回帖  编辑帖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回复:困惑--无聊者独语
1 楼
吾爱吾宇
主题:2
回复:78
注册时间:2012-04-06
前进的脚步要等等落下的灵魂!
回帖时间:2017-11-29 13:46:55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所有来帖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桐城市人民政府网立场。发布新帖,请进入每个版块后,再进行发帖!
请尊重作者版权,转帖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如需转载本站首发帖文,请联系我们。 桐城人在合肥
快速回复主题
 友情提示 标题 发帖表情
 为保持论坛的清洁,请不要恶意灌水。
内容
图 片 上传图片文件不能大于 300 KB!
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中文字
 
 
桐城市人民政府 主办 桐城市人民政府信息化办公室 承办 皖ICP备11008638号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邮编:231400 电话:0556-6139361 市民论坛QQ群:63047721
[页面执行时间: 0.165939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