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桐城市人民政府网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标题:陈俊散文集《风吹乌桕》出版
快速分享: 楼主
零一
主题:45
回复:61
注册时间:2007-10-25
陈俊散文集《风吹乌桕》出版

这是一本试图擦亮每一个经过且有缘的文字的散文集。
十二万多字,共分五集。
第一辑《凝视古柏》,抒写家乡,深情凝望。
第二辑《风吹乌桕》,一抹未曾消逝的记忆,停留在诗意的远方。
第三辑《光走多远》,人生行旅,动心的瞬间,光亮闪烁,光能抵达多远,不知道。
第四辑《一亭风露》,往事如风,唯留兴叹。
第五辑《表达心声》,零散的思绪,浮浅的思考,但发自心底。
作者安静的途述,一路走来,迹痕深深,也许粗糙但用心。
用文字的水洗净,去除大词。去除杂质。
水洗的天空和大地。脚印是干净的。
情感真,诚,浓,唯有此,唯有爱,即使苦涩却不忘人生诗意。
我手写我心,仰望星空,低姿潜行。


为谁风露立中宵
——序陈俊散文集《风吹乌桕》
洪 放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这是清人黄景仁的诗句,写得好。好就好在写出了真性情,写出了真况味。陈俊兄让我为他的散文集《风吹乌桕》写序,我实在有些为难。但“能力不逮然不能违之”。为难之中,就想到这两句诗来。这两句诗用在陈俊的为文、为人上都很妥帖。不仅妥贴,似乎就是一种“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恰当。”
回首一望,与陈俊兄交往三十多年了。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个充满诗意与理想化的年代,先是八五年,我们或在城郊的小四合院里,或在师范的银盘山上,秉烛夜读,激扬文字。我们成立了紫来文学社,出版了油印刊物。我们胸怀天下,诗兴湍飞。也就在那几年,我们开始发表诗歌作品,从此走上了文学之路。
过了两年,陈俊兄在江南教书。某年冬天,我独自乘车去江南看望他。他到殷家汇接我。两个不到二十岁的江北青年,边沿着秋浦河行走,边兴奋地谈论文学与青春。在万子小学他的简陋的小屋里,我们喝酒。我钥匙串上的一只玉蟹,竟在不觉中留在了秋浦河中。
到了九十年代,陈俊兄已是江南很有名头的诗人了。他的散文诗创作更是引人注目。他调回了桐城。从此,我们诗酒往还,快意人生。我们虽然都过着世俗的生活,但我们都在自己的心中,给文学准备了最圣洁的位置。
渐渐的,时光不断流逝,恍惚间,我们都成了半百之人。五十而知天命,就更应该知文学,知理想,知人生。我们都在努力。陈俊兄的《风吹乌桕》,就是这努力的一个结果。
这本集子的好与不好,陈兄比我清楚。何况还有好几位学者为之写了专门的文章。我通读集子后,简单地做了个罗列——
古柏。霜叶。水杉。香樟。竹。银杏。茶。乌桕。夹竹桃。喇叭花。狗尾巴草。祁红……
吕亭驿。寺巷。潇洒园。老广场。栲栳尖。草堂。水磨湾。练潭。杏花村。桃花潭。天峡。九华山。寿州。百家湖。岳西……
还可列出许多。仅仅这些植物,这些地名,就能读出《风吹乌桕》是一本怎样品格的书,是一本怎样情愫的书,是一本怎样真诚的书。
至于这集子中的文字到底如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倒是愿意借用明人徐文长为其好友叶子肃诗所做的序言中的一段:
其情坦以真,故语无晦;其情散以博,故语无拘;其情多喜而少忧,故语虽苦,而能遣其情;好高而耻下,故语虽俭而实丰。盖所谓出于已之而自得,而不窃于人之所尝言者也。就其所自得以论其所自鸣,规其微疵而约于至纯……
是为序。并与陈俊兄共勉。
丁酉六月合肥阜阳路旁


我读《风吹乌桕》

李国春

初识陈俊先生,就叹服他惊人的记忆力。黄鹂歌唱的时节,在一次春天的聚会上,他酒酣耳热兴致所至,竟高吟起李青莲的《梦游天姥吟留别》来。在场的几位文友一起跟着朗诵,或沉醉其中,吁嗟慨叹;或以箸敲盘,悲爱沉思,各自都回想起少时的文学梦来。杯盘狼籍之后,大家乘兴而归。如此情景还真不止一次。
作为作家,他的诸多作品,字里行间透出各类文本范式的纯熟,其对社会人生的诸多思辨,加以中年的意绪去写作,具有生命感觉的意识,意味沉潜;而作为文人,他的骨子里一直浸润着中国古典文学的因子,追求艺术精神,浃髄沦肌,这,源于他的家风。一次在茶楼喝茶,他知道我喜欢搜罗桐城乡邦文献,便请我留意一下他的曾祖父,可能在一些文字里找到行迹。他说他的曾祖父在清末是北乡的一位乡贤,曾祖父名在朝字藕亭,长髯宽颡,一袭长袍一根手杖,经常同一班乡绅文友徜徉于北乡鲁谼、吕亭一带穷岩断壑林荫水隈,吟咏唱和。我查了民国时期如鲁谼方守彝、守敦昆仲等一班先达们诗文集,未能找到藕亭先生与他们唱和的诗文,但他曾祖拄杖于乡间陌上的潇洒风神,却在他祖辈、父辈们的断续描述中轮廓毕现,历历在目,也永久地嵌印在陈家子孙的记忆中,一如梦游天姥的境象,气象灏漫,却又飘忽不定。门庭有耕读的传统,子孙心田里嵌印着孝悌力田与读书者不败的古训,陈俊先生浸润其中,后来终归走上了文学创作的道路,接武先人,崇古尚今,读书不辍。
最喜读他的《吕亭三泉》三章,这一组和着风雨饱蘸祖辈辛劳与血痕的文字,是陈俊先生献给故乡吕亭一阙祠祭的祝文,也是对先人茫茫足迹的一次追寻,唯美而苍凉。眼前“这流淌千年的泉水,流淌着无尽的人间烟火,又似乎命中注定只能变成一滴血的疼痛,之后溶于万千水珠的谜语,要在泉水唯一的出口处揭开疤痕。”岁月浸润了前人生活层层悲辛的包浆,祖母口中讲述的那座“纯阳塔”早已訇然倾圮。多年在外,根在这里,心一遇上这不老之泉,便豁然打开了一扇源源不竭的记忆大门,直通向古驿道旁那座郁孤高台,依稀可见鲁肃挥剑劈石,吕纯阳冯虚御风。“当雨滴落尽,我暗藏的心思汩汩涌出,在这里找到源头。”
鲁谼、吕亭一带山水秀美冠绝桐北。考古发现新石器时代鲁王墩文明以及三国文化都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深厚的人文积淀,鲁肃和吕洞宾的故事借妇孺之口和说书艺人的琴弦,在山谷水岸垅亩村头拉响了几千年,陈氏子孙们浸润其中,以至陈俊先生后来师范毕业分配到江南任教后,满腹情愫都寄给了故乡山水,他说,每当夜深人静,陋室孤灯,唯以文字同故乡山川草木和先贤晤对。江南生活的那一段时光,正是他文思喷涌创作的旺盛期,他发表了大量的诗歌散文。
陈俊先生这部文集是以其中的一篇《风吹乌桕》来提领全集,冠作书名的。记得去年九月的一天,我们一起在潜山,路上他收到《北京晚报》编辑打来电话,准备刊登这篇散文,京城晚报刊登的稿子会差么?没几天,果然见报。
一读方知,他把乌桕树看成是一棵相思树!
这原是有来由的。在写乌桕的早些年,他读过不少古代诗人有关吟咏乌桕的名篇。从小到大,曾目暏村头那棵先人手植的乌桕,幼年时玉树临风,中年时嫣然楚楚,直至枯老时轮囷盘曲依旧风韵犹存。他还曾远涉皖西南,见到成片的乌桕于秋风中频频摇曳,便勾起了三十多年前在烟雨江南,秋浦河岸边读唐宋文人窈窕之章,内心与那位“头戴翠钿出门采莲的江南女子一样孤单”, 曾经有过些许青春萌动的心底,莫明地泛起了的一轮涟漪,于是“就有了与江南相通的气息”。
《风吹乌桕》集中共收录了陈俊先生近年来创作的五十多篇计十二万多字的散文及散文诗佳作。大致浏览,文字皆缘情而发,以我的浅见,可以用“至性至情”总而括之。他的至性,源于他少小游嬉于山水之间,山高水阔、清纯家风陶冶了他放逸的禀性;青年飘泊寄旅、壮年阅尽世态,使他养成了一股豪情。于是文字海阔天空,诗朋酒侣地北天南,终归是一樽还酹江月。请读这段文字:
“我喜欢酒多年,喝酒也出尽洋相。曾在台历上写了两个大大的字“戒酒”,但终于没有戒成,原因不是我嗜酒,多半自诩自己是个半吊子文人。一上桌李白的豪气来了,没有酒量有酒胆,心情一激动酒量不固定。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不是个至性的人么?如果说西方的哲学家将哲学的使命归结为解释生命的意义,那么,中国庄子,则将艺术的艺术精神归纳为一句话:独与天地精神往来。《风吹乌桕》及其集中佳篇,何尝不是作者心与物游的无痕之“迹”。
一个对生活始终充满新鲜感的作家,每一次小小的体验都能生发出特别敏锐的审美感受。生活的悲欣只有用自由的笔墨去解构,才得以解脱心灵的重负,让人生变得活色生香。《风吹乌桕》洋洋十几万字,在文化寻根的旅途中,以诗意的相似审美感受,行走在阐扬生命情调的小径上。于触境生情中游目骋怀,构建自己的精神小圃,同时又不乏耐人寻味的理趣美。
多年前读尼釆,读着又放下。笔记里抄着《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以寓言体谈关于诗人的一节:“诗人们都相信,谁伸着耳朵躺在草上,或在孤独的草坡上,总可以学到一点天地间的真义。” “相信大自然潜行到他们的耳朵里,悄悄说着秘事与情话……” 谨以西哲的这段箴言抄录赠予陈俊先生。
丁酉夏至时节写于若水庐。

收种纸上的庄稼
散文集《风吹乌桕》后记
陈俊

编完了目录和文字,正是芒种时节。芒种是“有芒的麦子快收,有芒的稻子可种”的季节,一边抢收,一边抢种。小麦接近成熟,麦粒接近饱满,麦秆上长出了长长的麦芒,麦收让去年的辛劳颗粒归仓,这是农人流汗流泪流幸福的时光。既有收获也有新的期盼,因为“东风染尽三千顷,白鹭飞来无处停”,有无尽的水田原野可栽可插。名谚:芒种,收割,播种,鹭助兴。
而我在这时节终于将这十二万多个文字一一擦净,一颗一颗收留在纸上,不敢说个个都是饱满的麦粒,但我已努力把它们一行行一排排一页页打下来,安放到稳妥的地方了。它们能否在纸上复活,能否成为一行行生长的庄稼,成为收成,我不知道。也许将来成为稗子,但我看着目光飞过的十二万字的一望无垠和铺排的绿意,我还是心有小小得意。这一年多的时光,我至少牵了牛架了轭翻了田下了地,我至少披了蓑衣拔了秧苗栽了满田绿意,我至少没有愧对这农忙的时节,我至少让我的田地不再继续荒芜,不再长满欲望的野草。
不了解我的人可能认为出这本集子有凑的成份,予我自已却是十分的难得,它像重新竖起了一面旗帜。十多年来我是比较浑浑噩噩,得过且过的,没有在写作上精益求精,也许是人过半百的幡然醒悟,这一年多,我回到从前,找到了年轻时确定的目标,找到了迷醉的状态。也许我不可能成名成家,但我不忘初心,奋力前行了。
其实写作如耕耘播种一样,过程是痛苦的。想完整表达自已更是痛苦,而要表达达到一种高度更是无以复加的痛苦,因为我们越想出色,越想有个性我们越是不能脱颖而出越是觉得像别人的更多些。 凹凸在其文章里写道:“我常常经历这样的情况:一个新颖的观点突然出现在脑海里,使我兴奋不已。我急切地走到书桌前,想把它生动或完整地表达出来。但写下几行文字之后,却不得不停下来----因为要想把那抽象而又缥缈的思绪固定住,需要准确的叙述(词句)和与之相对应的意象;但是,这个意象我总是捕捉不到,写下的字句总是似是而非、辞不达意。”爱斐儿在接受星星访谈时说:“好作品不是一下炼成的,需要假以时日,积跬步至千里”,我非常赞成她的观点。多读多写多思,沉住气沉下心,不急不躁不怠不惰。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当然所有的文字终也经不住我们一次次耐心地打磨和擦洗,总有一天突然找到了缺口,一泻千里,闪闪发亮,留下鲜明的轨迹。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所谓水滴石穿,功到自然成。
写作还是一个不断的返回自我,返回故园,找到自我,找回自信的过程,我们不断的离开自已,在天地间任意的花园里徜徉,看着奇花异卉,不断的发出赞叹,一次次远离自己,丟失自已,遗忘自己,而终于有一天发现这一切都是别人的,与已无涉。所以写作就必须安静下来看清自己,看清自己的来路,看到自己的故园。
芒种也是送花神之日,这于我又是一层寓意。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谢,花神退位,须要饯行。而一本集子辑成,我也要从过去里转身,花神就是这一篇篇文字,我把它们送走,就是将这十多年作个小结,过去了就让它过去,翻过这一页,我要去迎接新的花神的到来。
前面的路都是新的,我不会回过头走老路,写过的作品我把它们一一在这本书里安顿好,我要放下包袱轻松起程。我已在路上,我已爬过了雪山,我不会怕过草地。凹凸说:“每一次艺术创作,都是重新开始。”
可以说这本集子是过去十多年的总结,也可以说是去年一年的总结。我要借着余威借着势子奋力地向前滚。在这芒种时节,我为自已的收割和播种鼓劲!编完这本书后,我对自已说:“安静,用心。用文字的水洗净,去除大词。去除杂质。水洗的天空和大地。脚印是干净的。仰望星空,低姿潜行。”
感谢洪放先生为拙著写序,感谢李国春先生写读后感,感谢徐霁旻、光其军先生为本书出版奔走,感谢一直以来默默关心支持我写作的所有朋友们!


发布时间:2017-11-02 10:16:11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所有来帖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桐城市人民政府网立场。发布新帖,请进入每个版块后,再进行发帖!
请尊重作者版权,转帖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如需转载本站首发帖文,请联系我们。 桐城人在合肥
快速回复主题
 友情提示 标题 发帖表情
 为保持论坛的清洁,请不要恶意灌水。
内容
图 片 上传图片文件不能大于 300 KB!
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中文字
 
 
桐城市人民政府 主办 桐城市人民政府信息化办公室 承办 皖ICP备11008638号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邮编:231400 电话:0556-6139361 市民论坛QQ群:63047721
[页面执行时间: 1.142534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