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桐城市人民政府网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标题:怀念外婆
快速分享: 楼主
游客:122958

发布时间: 17-09-04 12:29
未注册







怀念外婆





今天是丁酉年七月十四日,九十八岁高龄的外婆辞世百日。

一百天来,对外婆的怀念无一刻不在。她生前的健康无忧无害和我对她的爱的自私曾让我觉得她会永远地活下去,直到久远。我的外婆怎么会死呢,到现在我还常常暗问自己?虽然我抚过她的冰棺,瞻仰过她的遗容,暖过她狭小的墓坑,虽然我已年届五旬,勉强还算个知识分子。

在与外婆阴阳相隔一百天的时日里,无需思量,记忆里关于她从中年到晚年的雪泥鸿爪常常在泪光中映现,以至于连成一片-----



我有记忆时,她已五十多岁,已经守了好几年寡。身材比一般人高大富态,灰白的头发用好多卡子固定在脑后,显得非常大气,并不像当时的老年女性将头发盘成一个小的圆髻,

脚是裹了小脚又放大了的解放脚,走路虽不像小脚那样难受,但远没有天足那样轻松,行走或站立时为了稳定重心,她的上半身体略微有点前倾,以致老年有些佝偻。而当她坐下的时候,神态安详恬静,气度雍容,一般普通的老年妇女 是绝对比不上也学不了的,几十年之后我才明白是个名词叫气质,是一生修炼才能逐渐沉淀的。

外婆是慈爱的。

儿时,我们姐弟把去外婆家拜年当成一件幸福的差事。我家离外婆家有十六里路,拜完年我们姐弟常常被外婆留下多住几天。外婆家在圩区,田地肥沃易于耕作,只要不发大水,收获可以基本维持温饱。年关的时候,她会把炸得香脆的角酥,炒的香喷喷的山芋角,掺着黑芝麻的圆圆的糖团,放到瓦罐里密封,等到我们拜年的时候,我记得真真切切,往往每天半下午的时候她会支开我的小老表们,把那些好吃的塞到我们的手里,口袋里。而在家里,由于土地贫瘠,收成微薄,我们姐弟是吃不到那些好吃的东西的。

外婆还能给人接生。本村和邻村和我们姐弟差不多大小的那一拨人大多是由她接到世上的。有时候放假去到外婆家,正赶上人家请她喝小孩三朝酒(小孩是她接生的),她就拉着我和表弟中的一个也去人家看她给小孩洗三,吃饭。到如今吃饭的环节早已淡忘,可是外婆给人娃娃洗三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她坐在小凳上,抱着人家刚刚出生三天的娃娃,把一把四季葱放在小小的、浸着艾叶的温水盆里转上一圈,口中念念有词,把娃托着放到水里,慢慢洗好各个部位,,再拿 煮熟的剥了壳的鸡蛋在婴儿脸上滚动 ,一边滚一边还还念叨着什么,一直要滚上三遍,可惜我当时只关注她的动作和鸡蛋,无暇分心记住她的祝词。滚好蛋之后她会把滚娃脸的那个鸡蛋在众目睽睽之下,堂而皇之地塞在我手里,说让我吃了聪明长大了好考大学。记得如此这样的场景她带我经历了两三次,后来就是弟弟跟她去了。在那个饥饿的年代,一把炒米都是奢侈品,我们只有过生日才有可能得到一个煮鸡蛋,还只能悄悄吃掉,免得其余的孩子眼馋。那时的人生育密度大,外婆常常给人接生,所以我的表弟可以隔三差五吃滚脸蛋,这大概也是他们长得健壮的原因之一吧。

外婆很能干,除了接生,她还会发豆芽,把黄豆芽,绿豆芽发在一个用来舀水的带柄的木制小盆里,那个年代一般农村人家只会吃青菜,哪会有人能变着法子弄花样。外婆还会做豆腐,我记得她往豆浆里放石膏水的样子:蹲在地上,一手拿着装石膏水的瓢滴石膏水,一手拿着铲子搅豆浆,水不断往下滴,铲子不停的搅,眼睛盯着豆浆,到后来,水越滴越慢,眼睛越睁越大,忽然豆浆放出了花,恰恰就在那一刻,水一滴不流,铲子迅速抽离,她开心地大叫“来了”,站起身,揉揉发腰,甩甩腿,一脸的轻松。点卤要的就是刚刚好。外婆还会绣个简单的花,嵌在她那长长的枕头的侧面,撒在小孩鞋子的鞋头。还能打纸牌,推牌九,搓麻将,我见过她过年时陪过姑奶奶打纸牌。

由于 一些原因,六七十岁的时候,外婆还必须起早到八九里外的集市卖鱼。记得我上初中时,有个冬天的傍晚去到外婆家,第二天大清早随她一道到集镇上的学校。那可真的是大清早啊,阴历十一月天,北风凛冽,鸡叫头遍,大概三点左右,,没有月亮,只有漫天的星斗,启明星升天不过三四丈,外婆挎着鱼篓子,领着我,前倾着上半身,和邻居们一道沿着坑坑洼洼的田埂路,深一脚浅一脚地一路暴走,田埂路上几个黑黑的,高矮不一的人影在夜空下快速移动,嗒嗒的脚步声,鱼篓与衣服摩擦的咝咝声在静静的黑夜里特别清晰。在赶路的三四十分钟的时间里,并没有多少人说笑。可能大家都空着肚子又迎着北风,还有路实在太窄,一不留神就会摔倒田里,再加上大家都尽早到达集市,探问下行情。

集市在镇大会堂前的小广场。我们放下沉甸甸的鱼篓,很默契地和别的卖鱼人排成中间可容一个人 走过的两行,马上开始打听今天的鱼价。问好行情,外婆从口袋里从容地拿出梳子,整理头发,先梳顺头发,用头绳绑住扎成低马尾,再把头发向头顶方向拉起,再把头发紧紧贴在脑后,嘴唇咬住几个发卡,左手压住头发,整个过程中一直用嘴唇咬住几个发卡,这时右手从嘴部取用卡子 一路卡住头发,没有光线,没有镜子,她把头发梳得丝纹不乱。一会儿,有人问价买鱼,外婆以略低于市价的钱,第一个完成了交易,正在我和同来的人疑惑的时候,她拿着第一笔收入离开了,叫我守着摊位。不一会,她拿着滚烫的油条,冒着热气的包子,塞到我手里-----那个穷得连一分钱都要计较的年代,那个温暖而香甜的冬天的早晨,那黑魆魆的冬夜在窄窄的田埂上疾走的前倾的身影 在我的记忆里一直 温暖而清晰 。

外婆还急公好义,德高望重,宽容大度。她当过妇女队长,镇里村里有政策她也要议一议,邻居谁家小两口斗嘴啦,婆媳不和,知道的她都上门劝解,不知道的自有人请她去评理.和我的舅娘相处五十年,吃住在一起,从来没有吵过嘴,红过脸。哪个堂侄身体差,哪个外甥没有及时说上老婆,她都记挂着,托人说亲。八十多岁了,拄着拐杖还到娘家给父母做清明.



外婆很乐观.出嫁之前,娘家家境殷实.兄弟都在外地城市工作,只把她嫁给了老桐城,还是在洪水泛滥的偏僻之地,在她的嘴里,外公能打鱼,能扯挂面,可惜早早就去世了.舅舅在镇上的搬运站干过一段时间的合同工,后来由于政策原因回家务农,再后来与人合伙养鱼.在长达八十年的时间里,在水的尽头这样偏远的农村,她送走了公婆,守候着丈夫;送走了丈夫,守候着三个儿女, 十个孙男孙女,十个 曾孙曾孙女,几乎活成了神话.这八十年,遭受特大水灾的年份有1954,1969,1983,2016,除了遭水灾,外婆家还起过两次火灾。我清晰的记得1983年初夏,水灾之后,倒塌了土坯屋的外婆一家住在低矮土坯毛草房里,喝的水要加明矾,没有稻子和大米,菜只有一样:猪油炒咸盐.我爸带我去看望,外婆对着前来 的大女婿说:”没有了.一样都没有了”,说着还笑了笑。当时我已经十几岁了,望着矮屋外的一片汪洋,想着早稻颗粒无收的后果,无论如何都笑不出来。

外婆很能持家,会处理关系。好一点的年成,她带上红薯淀粉。菜籽油。干鲜的小鱼虾那些年不太值钱的土特产,搭汽车,过轮渡,到远在马鞍山的舅爹爹家住上一段,絮絮旧,拉拉呱.,舅爹爹是马钢的干部,舅奶奶是工人,他们和他们的五个儿女,都与外婆感情密切。回来的时候,他们会送外婆一些二手的衣物。这些二手衣物被外婆合理的派上了用场,有的还被当成礼物送人,能节省好大一笔开支。靠这种关系,九十年代初,她还把我在家做卫生用品的表妹户口转到了马鞍山,在那成了家,彻底摆脱了农村。她还认了一个干儿子,一个干女儿,一个农村老太婆,无权无势,如果不是人格魅力,有谁会对着她叫“妈”呢?

外婆还是去了。尽管在我眼里她差不多活成了神话。 八十岁时候时候她说死时要有十个曾孙曾孙女戴绿帽子,要杀猪宰羊,宴请四方宾朋。前年第十个曾孙出世,今年就登仙而去,寿宴上摆上了甲鱼,猪肉、牛肉、羊肉。她一辈子身体康健,没进过医院,没看过医生。她出身富家,却嫁到偏僻的农村,过着清苦的日子,但我从没有听过她的怨言。她的信念,她的坚持,她的宽容。她的勤劳,成就了健康的身心。她五十多岁时开始灰白的发色,在七,八,九十岁这三个年龄段则大半变为淡淡金黄,小半是亮亮的银白,而生病卧床最后的一年竟全然雪白。在她弥留人世的最后几天,昏迷中,她胡乱叫喊发大水了,起大火了。最后的年月日里,我慈爱的外婆一定经历了很多的痛苦和孤独,她一年内完全变白的头发就是明证,只是她从没有对我说起,今年正月初四,她还拉着我的手说她心里还是稳稳地、稳稳地。这才过了几个月,怎么突然就去了呢,外婆!

谨以此文,为外婆百日之祭。愿天堂之路宽阔平坦,外婆走来轻松畅快!

发布时间:2017-09-04 12:29:57
<- 单击可收缩全部回帖  编辑帖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回复:怀念外婆
1 楼
游客:082031

发布时间: 2017-09-04 20:20:30
未注册






谢谢表姐,深情同感,我们都想念老人家
回帖时间:2017-09-04 20:20:30
回复:怀念外婆
2 楼
游客:095134

发布时间: 2017-09-04 21:51:33
未注册






愿外婆在天堂里一切安好!!!
回帖时间:2017-09-04 21:51:33
回复:怀念外婆
3 楼
游客:101458

发布时间: 2017-09-04 22:14:57
未注册






情真意切,好像说起自己的妈妈
回帖时间:2017-09-04 22:14:57
回复:怀念外婆
4 楼
游客:024701

发布时间: 2017-09-05 14:47:00
未注册






一位典型的慈祥、能干的乡村婆婆!
回帖时间:2017-09-05 14:47:00
回复:怀念外婆
5 楼
游客:025055

发布时间: 2017-09-05 14:50:54
未注册






一位典型的慈祥和善、精明强干的乡村婆婆!
回帖时间:2017-09-05 14:50:54
回复:怀念外婆
6 楼
guisheng
主题:0
回复:10
注册时间:2013-10-23
有一种亲情,叫作终生缅怀。
回帖时间:2018-06-26 10:44:24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所有来帖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桐城市人民政府网立场。发布新帖,请进入每个版块后,再进行发帖!
请尊重作者版权,转帖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如需转载本站首发帖文,请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主题
 友情提示 标题 发帖表情
 为保持论坛的清洁,请不要恶意灌水。
内容
图 片 上传图片文件不能大于 300 KB!
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中文字
 
 
桐城市人民政府 主办 桐城市人民政府信息化办公室 承办 皖ICP备11008638号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邮编:231400 电话:0556-6139361 市民论坛QQ群:63047721
[页面执行时间: 0.129635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