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桐城市人民政府网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标题:金神老街
快速分享: 楼主
游客:063057

发布时间: 17-02-04 18:30
未注册






金神老街
桐城市东南境的金神镇,因镇区东面原有一座高墩——金神墩,由此而得名。
金神墩,濒临菜子湖,早在明代就是重要的水陆码头,自桐城城区有驿道通达,再经此由菜子湖的航线,可直至菜子湖沿岸各地和长江,水运兴旺,商贾云集;1958年,菜子湖通江孔道修建枞阳闸后,水运优势被陆路所替代。据有关资料介绍,明崇祯八年(1635),张献忠率农民起义军由湖北顺江而下入安徽,曾驻扎于金神墩,时值张献忠三十岁诞辰,起义军在这里举行了颇具规模的祝寿活动。清道光七年(1827)的《桐城续修县志》记载:桐城县乾隆年间设有29镇,其中就有金神墩镇,并记述曰:“金神墩,小镇,城南三十五里,由县往枞阳之路,水涨时至此乘舟。”清咸丰年间太平天国的太平军陈玉成、李秀成部,也曾在这里长期驻守,在著名的安庆保卫战期间与清廷官兵进行过多次激烈的战斗。
历史悠久的金神墩,其名由来,也与其当时发达的水运相关。位于水运码头旁,一墩突兀,近有一土地庙,船民出港回港,均在这里烧香叩头,祈佑平安和还愿,此墩被群众称之为“敬神墩”,后由于附近有不少金姓居民,加之人们对兴旺发财的企望,“敬神墩”逐步演化成了“金神墩”。由于龙眠河的改道等诸因素,高墩现已削平,但仍为一高地,遗址依稀可辨。今日金神镇成为桐城市工业强镇、经济重镇,被国家发改委确定为“经济综合开发试点镇”。


“小瓦青砖九曲延,檐挑窗掩伊人帘。”这是我在《忆金神老街》诗中的一句。金神老街位于桐城市东南腹地。虽然她人文不及邻近的孔城老街,戴名世、刘开等一大批文人曾在那里煮酒、论诗、授徒;古朴不比十公里开外的县城老街,那里有风格独特的明清桐派建筑群,密布着方以智、姚鼐、双宰相等众多的名人故居、遗迹。然而,因为滨临美丽的嬉子湖,有水路直通长江,金神老街几百年来商贾云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我从人声鼎沸的街头广场爬上挤得水泄不通的大客车,在母亲依依不舍的叮咛里挥手自兹去。再回老街,一别已是十六年。
穿过集镇新街东环路拥挤喧闹的人群,快要临近老街时,四周突然一下子静寂下来。我站在街口光滑的青石板上,茫然失措,不敢迈开步子。老街似乎默然沉思的老人,让我不忍惊动她。回首望去,印象中宽阔热闹的街头广场竟是这般狭小、肮脏、空寂。广场旁边曾经无限风光的“金神人民会场”,可惜只剩下断壁残垣,仿佛还萦绕着以前节日里熟悉的黄梅旋律。街头几乎都紧闭着门窗的店铺之间,却有一家敝开着店门的布坊,店中的三个老人,一个站立在中间抚布,两个各靠一边坐着,微笑着看着我。这让我忽然想起十六年前的布坊来了,于是就拿起相机拍下他们。正是他们的坚守,才让老街这样一个有着几百年沧桑的表情保留至今。于是心中就充满了对这三个老人及其布坊的感激。
我继续往前走,想起以前在家念书时经常光顾的小书店,而店主的女儿是我同学。没想到这间小店居然还在营业,可惜已经换了主人。看见我手中的相机,陌生的店主笑问:是拍老街的吧?我说是呀,在老街长大的怎不惦记老街呢。她叹息道,老街再不保护就不行了。她指我看小店的木阁楼,那独特的云朵一般的木檐支撑,那小店旁边的青砖一人巷。她说,多好的老街、多好的房子啊,以前经常有记者来拍的。听着她的话,我不知道前来拍摄的记者们,是否会想起那一人巷里,曾经走过几多撑着油纸伞的姑娘?
我仔细打量着老街两边灰黑的小瓦青砖和高高的马头墙,用手触摸着那些木质结构的两层店铺。老街的店铺大多是大开间,木门板一片片插上,进去靠山墙有木质楼梯,可登二楼。穿过一楼的商铺,可通后院,一般中间有天井,有一些低矮的辅助建筑,如柴房厨房厕所等。山墙多有徽式建筑特色,印象中有的墙头还有砖雕、石雕、木雕或油彩画。在只能听见自己足音的无边静寂里,历史的声涛渐次袭来。明朝末年,张献忠率农民起义军由湖北顺江而下,驻扎于此,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养精蓄锐后四次围打桐城县城而未遂。两百多年后,太平军陈玉成、李秀成为保卫太平天国重镇安庆,派部长期驻守在这里。老街在刀光剑影、硝烟弥漫之间载入了历史的印痕。
站在食品站的门前,我回想起幼时在这里排队买肉的情景;靠在金神旅社的青砖门前,我想象着曾经来自各地的旅人;走到紧闭着大木门的新华书店小楼前,我想起一位老爷爷为我挑选字典的慈祥;来到茶馆门口,看到那朽烂的木柱快要倾斜我想起母亲生病时我曾在这里排队买馄饨;我寻觅着往昔繁忙、如今已不见踪迹的服装厂、印刷厂、链条厂、钮扣厂、量具厂、窗纱厂;我回忆着街道两旁的各种摊铺,以及埋首忙碌的手艺人,想象着从前这里的热闹与喧哗。我想,正是老街的古典商业精神,才孕育了这座当前经济实力已排名桐城第一的商业重镇、工业重镇吧。
拍摄老街时,有几位老婆婆就打开关闭的门,探出头来问我是谁?作了自我介绍后,她们似乎一下子想起来,围住我,七嘴八舌地说:老街的前面看起来不错的,后面不少地段都倒塌了。言谈中充满了怜惜。顺着她们的指点,果然看到不少地方已经倒塌。我透过一扇窗子,看到日光从塌陷的屋顶射进来,照着“文明经商、礼貌待客”几个大字。但有时也看到奇怪的现象:一边是倒塌的房子,紧挨着却住着一户人家。原来老街的房子大多是立柱式的,倒掉的只是墙壁。所以旁边的住户并不担心。我想,那些已经倒掉的墙壁,只要重新修补就可恢复。但是,在传统文化已被人们逐渐遗忘的今天,谁还顾及这里有一片现代文明包围着的传统精神的缺口呢?
女儿听我唠叨着老街,说道:“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以前许多古城都消失了。”我无言以对。老街曾经的繁华是由其独特的水运地位奠定的。随着水运优势逐渐被陆路替代,现代化新型集镇的兴起,老街的空心化直至破败已不可避免。当我走在气派、热闹的新镇区大道上,看到以金光机械集团为主体的镇工业园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金光集团目前是全国最大的轿车凸轮轴生产基地,市场占有率达到40%),一幢幢新楼拔地而起,我不知道,老街会不会最终成为游子梦中的一个碎片?



清道光七年(1827)的《桐城续修县志》记载:“金神墩,小镇,城南三十五里,由县往枞阳之路,水涨时至此乘舟。”桐城县乾隆年间设有二十九镇,金神镇就是其中之一。
金神小镇是桐城有名的鱼米之乡,物产丰富,人杰地灵,水运兴旺,商贸昌盛,所附物产在自给自足的基础上,尚能当作赖以生存的主营利。镇上有条老街,老街上的人聪明、厚道也颇热心,在老辈人叙说中,老街的人气很旺,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的中期,老街是小镇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尤其是商贸业更为老街的特色,可说是商贾如云,铺面林立,赶集的人群摩肩接踵,颇呈一片繁荣之景象。
老街有一段辉煌的历史考证,据有关资料介绍,明崇祯八年(1635),张献忠率农民起义军在这里举行了颇具规模的祝寿活动,在清咸丰年间,太平天国的太平军陈玉成、李秀成部,也曾在这里长期驻守,并在著名的安庆保卫战期间与清廷官兵进行过多次激烈的战斗.时至今日,老街曾呈现的历史辉煌,仍是老一辈子津津乐道的茶余饭后的话题……
时光飞逝,斗转星移,当历史的车轮将老街载入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已拂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聪明而敏锐的老街人充分利用了当时老街的兴旺人气与地利的资源,抛却过去陈腐的思维,拾掇起储备已久的经济大脑,在商海中游刃自余,尽享党的政策和老街资源所带来的丰厚回报,老街也因此一度成为了方圆百里的商贸中心,展现一派繁荣景象,那时的老街如步入中年,成熟、不惑、魅力无限而又活力十足。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当老街人发展的眼光开始不在局限于老街时,老街人在沉思,老街也在沉思……老街人在沉思中,得到嫁接老街的繁华,孕育老街生命的新区域,而老街在沉思中得到的是将要到来的寂寞与孤独……
现在的老街仿佛已步入老年期,拄杖蹒跚而行,似已到了风烛残年之际。两边破败的建筑已衬托不出当年的繁华,稀朗的居群已诠释了老街的衰退。在历史的长河中。老街也许连一粒沉底的河沙都算不上,但这并不代表她个性一面的存在。她该歇歇了,她在安逸而无一丝丝的不安中,回味她所经历的漫长岁月。
老街笑了,在疲倦的睡梦中——笑了。



很久很久以前,江南某地有个教书先生,名叫张永,娶了个妻子叫美玉。这美玉不仅年轻貌美,而且心灵手巧。先生在外教馆虽挣不多,但有美玉这个贤内助抚老携幼,操持家务,小日子倒过得红红火火的。
这个村庄里有一个浪荡公子,仗着家道厚实,整日里吃喝玩乐,游手好闲,而且最贪女色。他早就对美玉这位漂亮女子垂涎三尺。他认为只要舍得花钱,没有弄不上床的女人。有天傍晚,他带上五锭元宝、找上门来。进门一看,美玉正在低头纺线,他就掏出一锭元宝扔到人家怀里。美玉就像没看见一样,只顾低头纺她的线。这家伙看她见元宝不动心,就又扔出一绽元宝。美玉还是若无其事。这家伙以为她嫌少,过一会儿扔一个,过一会儿又扔一个,五锭元宝全扔完了,美玉还是不理睬他。浪荡公子忍不住了,捋捋袖子就想“三牲圆子饭——硬上”。就在这里,忽听门外传来脚步声,他慌了,连元宝也顾不上捡了,转身落荒而逃。
来人正是美玉的丈夫张永。他看到从自己家门窜出一个男人,就认定妻子和这男人一定有染。进屋一看,妻子脚边摆着明晃晃的一堆元宝,立时气不打一处来。他抓住妻子的头发按在地上痛打,一边打一边骂:“你这个贱货,竟敢背着我偷人养汉!为了几个元宝,你就出卖自己的贞操,叫我这书香子弟、圣人门徒有何脸面见人!快带上你这卖身钱,给我滚蛋!”美玉有口难分辩,她苦苦哀求丈夫听她解释。可盛怒之下的张永哪里听得进去?一纸休书就把妻子美玉赶出家门。
美玉哭哭啼啼别了婆母和两个孩子,带上那几锭元宝向娘家走去。走到半路上想想不对,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张永休了,还有啥脸面回家?见到爹娘怎么说呢?于是她心一横,女扮男装,渡过长江,从安庆来到桐城,在金神墩的老街上租了几间房子,开了个小吃铺子,顺带养了几头牲口。来往行人,到此有吃有住,生意做得很兴隆。
由于美玉善于经营、热忱待客,钱越赚越多。后来又租下几间房子,店面越来越大,光伙计就招了十几个人。伙计们见掌柜年纪轻轻,象个奶油小生,却又没带家口,问她是怎么回事。她就编故事骗他们说,自己命苦,两年前老婆死了,娃已送人,不想再娶了。就这样又过一年多,竟然还是没人知道她是个女人。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再说那位张永先生。美玉一走,老母要她侍候,娃娃要他抚养,家务要他料理,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哪能专心教书?不是迟到,就是旷教。没过多久,学馆把他给辞退了。张永原本就是个掂不得轻、拿不得重的人,啥也不会干,眼睁睁坐吃山空。不到两年,夫妻二人苦苦经营起来的一点家业被他败个精光,只好把老母托给邻居们照看,自己领着两个孩子过长江,到怀宁、潜山、桐城一带乡村要饭度日。
说来也是无巧不成书。有一天,张永带着两个破衣褴衫的孩子,一路乞讨来到桐城金神墩,天黑没处住,只往亮处走。他走进了美玉的小吃铺子,要求店掌柜的给口饭吃,留宿一晚,哪怕住牲口棚都行。
美玉眼尖,她一眼就看到进门的这几个要饭的原来就是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不由得又气又心疼。她忽然心生一计,何不借机教训教训这个负心汉子?她不动声色地对张永说:“听口音你也是江南人,咱们还是老乡呢!我怎么会叫你爷儿们住牲口棚呢?那可不是人住的地方啊!来,先吃了饭再说吧!”她吩咐伙计们摆上一桌酒菜,让他们爷儿三个美美地吃了一顿。
刚一丢下碗筷,美玉又叫伙计们领张永去洗澡,自己先带两个孩子去睡觉。张永洗过澡,管账先生走过来笑嘻嘻地问他:“我家掌柜的待你怎么样?”张永连声道谢,说“好啊,恩重如山,恐怕今生难以报答!”管账先生说:“要报答也不难。我家掌柜的是个单身汉,不知怎么一见你就动心了,他要你今晚给他陪睡。”张永一听,吓了一大跳:“哎呀,我也是个男子汉,怎么给他陪睡?”管账先生说:“小声点儿啊!这事谁敢张扬?我对说句实话吧,人家不想走水路,要走旱路。你呀,干脆就委屈一晚吧!”张永还想推辞,管账先生把脸一板:“你如果要是再不答应,就交了饭钱滚出去!”“这——”张永嘴软了,如今是秀才掉到井里——顾不上靴帽衣衫了,就低下头乖乖地被帐房先生送进掌柜的房间。
美玉见张永进了房门,不由得冷笑一声:“酸秀才,宽衣解带吧!”“是!是是!”张永羞得满脸通红,哆哆嗦嗦地脱去衣裳。不料,掌柜的脱下鞋子,把他按在床上照着屁股就打了起来,边打边骂:“好你个书香子弟,圣人门徒,你就心甘情愿充当男妓,真是禽兽不如!你丢了你娘老子的脸,丢了你妻子儿女的脸!凭你这副德性,还有脸不分青红皂白地骂自己的妻子偷人养汉?我打死你!”张永一听,这话大有来头,就捂着屁股惊奇地问:“你、你究竟是什么人?”美玉摘下帽子,一头青丝披散下来。张永一见是他的原配妻子,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喊道:“美玉啊!我不该----我不该不分青红皂白,不问三七二十一,就一纸休书撵你出门,都是我的错啊!请原谅我吧!”最终,贤良的美玉还是原谅了他。
从此以后,张永对美玉感激涕零,处处言听计从,勤勤恳恳地帮美玉打理生意。这对夫妻和好如初,他们把生意越做越红火。

日常生活中,一个“霸”字足以让人望而生畏。浴室加热器叫做浴霸,快餐面叫面霸,游戏机叫霸王。乡村里老百姓戏称电工为电霸,称结党营私的村官叫村霸。由此可见,人们的衣食住行,无不充满着“霸气”。
每逢春节,家家户户写春联,贺新岁。其实,写对联也是含有霸气的,这种霸气有着自豪的性质。
很久以前的金神老街,比较繁华。木质结构的楼房雕梁画栋,街道系条石铺就。两旁商店林立,五花八门。桐城、枞阳、怀宁等地的生意人云集金神街,真是热闹非凡。
街道上从事各行各业的人,自恃有一技之长,都想显示自己的能耐,谁也不服谁。
某年春节,金神街上有位兽医,依仗自己祖传的“削猪不出血,手到根即除”的技艺,大胆借用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一副对联,贴在自家门上。联曰:
双手劈开生死路
一刀割断是非根
街南的韩氏铁匠两兄弟,拥有三间门面房,他们的一手铁匠绝活远近闻名。他们看到兽医那副明显带有霸气的对联,也请人写了一副对联:
三间东倒西歪屋
两个千锤百炼人
街对面的木匠师傅看到那副对联嗤之以鼻。他想:什么“千锤百炼”,就你们铁匠有能耐?我们做木匠的并不比你们差啊!他回家后贴出了这样一副对联:
一把曲尺,可造如意宅
几根直线,能成顺心材
木匠铺子隔壁,是一家理发店。店里的理发师老束,幼学琼林,熟读四书五经,为人喜好春风,温文尔雅,亲切和蔼。他看到街上各家店铺门上的对联后,认为这些人都是在标榜自己,分明是看不起我们服务行业。既然如此,我也贴副对联给大家看看。于是,他亲手写了一副行业对联贴在理发店门上。联曰:
毫毛薄艺,刀锋出手添秀色
顶上功夫,顾客临门换新颜
西街有位姓金的郎中开设了一家私人门诊。他悉心为街坊邻居和过往行人看病、把脉、针灸、说偏方。金郎中医德可风、医术过硬,偏方神奇,很受老百姓爱戴。他贴出的对联是:
手到病除,百药医百病
方来疾去,一方治一疾
紧挨着诊所的是一家茶馆,生意特别兴隆。老板看到金郎中贴出如此霸气的对联,索性也写副对联贴出去让大家品味品味。联曰:
不是神仙,胜似神仙,一缕清香驱俗念
毋须药物,强如药物,半杯茶水敬雅人
茶馆老板的本意是:来此品茗的人大多是文人雅士。饮茶能清心养肺、提神健脑,强似吃苦药、喝苦汤。另外,这家茶馆里还有一位拉二胡说书的民间艺人,足以引来更多的雅客。原来这说书人与茶馆老板是朋友关系。他们二人精诚合作,互利互惠。
那时候,金神街上有不少霸道的艺人,更可见众多霸气的楹联。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追思古镇金神,的确令人神往!


特别申明:转载请注明出处“微桐城”


发布时间:2017-02-04 18:30:57
<- 单击可收缩全部回帖  编辑帖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回复:金神老街
11 楼
yfp920
主题:1
回复:3
注册时间:2017-09-24
金神老街,小时候去过很多次,我也与作者一样,上世纪80年代末期离开桐城,后来金神镇也去过几次,但老街再没去过。看了作者拍摄的照片,旧貌依稀在目。只是没想到久藏在心中的金神老街原来是那么的狭小,现在是那么的破旧。有人说孔城老街已经修复开放,金神老街就没有必要修复,本人有点不同看法。金神老街有其独特的历史和文化,修缮保存价值不亚于孔城老街。上一代很多人对老街还是有相当的怀念之情,回来后看不到老街是非常失望的。老街的地理位置也是非常不错的,可以发展旅游事业,学习一下丽江古城的建设和开发思路,不建议再搞工业项目。老街的建筑有明清的印记,也很有研究价值。
作者应该与我是同龄人,文笔不错,只是后来写的有点乱了。一篇文章的内容包含不了的东西,可以另写一篇,放在一篇内就有点乱了,如同拍摄照片一样,讲究简洁。不当之处,欢迎探讨。 俞方平 20171003晨
回帖时间:2017-10-03 00:37:11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所有来帖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桐城市人民政府网立场。发布新帖,请进入每个版块后,再进行发帖!
请尊重作者版权,转帖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如需转载本站首发帖文,请联系我们。 桐城人在合肥
快速回复主题
 友情提示 标题 发帖表情
 为保持论坛的清洁,请不要恶意灌水。
内容
图 片 上传图片文件不能大于 300 KB!
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中文字
 
 
桐城市人民政府 主办 桐城市人民政府信息化办公室 承办 皖ICP备11008638号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邮编:231400 电话:0556-6139361 市民论坛QQ群:63047721
[页面执行时间: 1.145582 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