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陆: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桐城市人民政府网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标题:大徽尖闲话
快速分享: 楼主
大徽尖
主题:1
回复:3
注册时间:2014-05-24
中国中原地区,有一座大山,把河南、湖北、安徽三省连接起来,此山即大别山。其东麓山势陡俏,壮丽,从舒城到潜山,曾被清文华殿大学士张英赞为奇秀之地。桐城的大关、鲁谼、龙眠、中义、黄甲、唐湾、大塘均属大别山区,出城西行七里,进境主庙水库即入龙眠山。或西南到汪洋水库,南行过黄甲、唐湾入潜山大山。西行过中义就是舒城庐镇关。桐舒现分属安庆和六安,沿舒城大岗背脊为界分治。脊上有老虎石,传说吃桐城屙舒城。再登华崖山,但见海拔1057米的大徽尖,集原始、雄奇、秀美于一身,叹为观止。尤其绝佳的是,吼一声,便见西坡舒城那边树丛中冒出轻烟,霎时形成浓雾滾滾翻过大岗。
今太平盛世,山间耆耋无事,谓之龙眠山人,有客来访,岂不悦乎?
发布时间:2014-05-31 10:04:04
<- 单击可收缩全部回帖  编辑帖子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回复:大徽尖闲话
31 楼
gui2010322
主题:15
回复:281
注册时间:2010-04-15
这是不是叫"大徽尖下话黄梅''呀?
回帖时间:2014-06-17 12:43:31
回复:大徽尖闲话
32 楼
心念黄梅
主题:0
回复:0
注册时间:2013-08-05
惊天一兰 第 一 场


【字幕:民国十四年,春。桐城。
【舞台灯光大亮时呈现出桐城的山水景色,春意盎然,垂柳紫陌。
【施谷兰幕后唱:“家乡美,乡音甜——”手挎小篮子上。
施谷兰: (唱) 日照龙眠升紫烟。
回乡祭祖整半月,
如诗、如画、如梦、如歌——过了春天!
再没有炮火隆隆耳边响,
再不怕爹爹征战难回还!
再不愁乌鸦啼破三更梦,
再不恨自己投生是女婵娟!
真希望好日子天长地久,
合家永驻在这世外挑源!
【幕后传来施中诚的喊声:“谷兰——!”
施谷兰:哎——!哥哥,你们走快点!
【施中诚、施从滨上。
施中诚:妹妹,你也不等等我们!
施从滨:就是,跑那么快,我这双老腿怎么撵得上你哟!
施谷兰:爹爹,你说最美的兰花就在龙眠山,怎么我闻到满山的香气,就是看不见花在哪里呢?
施中诚:我知道!
施谷兰:在哪?
施中诚:我不告诉你!谁让你跑那么快!
施谷兰:爹爹,你看他!
施从滨:(笑着嗔她)你这丫头!你不会自己找?靠人总是靠不住的!
施谷兰:(对施从滨)好,不用你告诉我,我自己一定能找到!
施中诚:不见得吧,有的事你还真找不好……
施谷兰:什么事?
施中诚:那个事……
施谷兰:哪个事?
施中诚:你还听不懂啊?(故意地)那个事跟那个人有关,你找到了那个人就办成了那个事!
施谷兰:(明白了,撒娇)哎呀爹爹——你看他都瞎扯么东西哟……
施中诚:我一点没瞎扯,伯父教你读诗文,就是要把你调教成知书明理的大家闺秀!将来好嫁个好人家!伯父说过:我们桐城人尊学重教。生男,崇文习武,出将入相;生女,相夫教子,持家有方!
(唱) 天下文章数桐城,
代代相传到如今。
你身为将门一千金,
更应该温顺贤良、恪守闺训、
勤俭持家、荫庇子孙!
施谷兰:(害羞)哎呀,怎么说起这个来了……
施从滨:谷兰,你大哥说得对呀!你的婚事,都是我连年征战无暇顾及给耽误了!这次我们举家回乡祭祖,走之前我又一次向张大帅递交了辞呈!爹爹老了,不想再拼杀战场。况且,这仗越打越没有意思了!谁在遵循中山先生“天下为公”的理想?都是在争权夺利!
施谷兰:爹爹讲的太对了!
施从滨:打了这么多年仗,该卸甲归田了。等张大帅批准了我的辞呈,我就带全家回桐城老家养老,一家人团团圆圆过日子!
(唱) 我多想——回到桐城旧街巷,
脱下戎装度时光。
子孙绕膝读诗书,
六尺巷头说礼让。
施谷兰:(唱)我多爱——民风淳朴人和睦,
人才辈出文脉悠长。
黄梅小曲代代传唱,
父子宰相国之栋梁。
施从滨:(唱)我多想——春天摘茶雾中行,
施谷兰:(唱)夏日荡舟荷飘香。
施中诚:(唱)秋天地里收稻谷,
三 人:(唱)冬天炊烟映夕阳。
太平岁月令人神往——
国泰民安人间赛天堂!
【幕后传来施靖公喊声:“施将军——!”施靖公急上。
施靖公:(敬礼)报告将军!张大帅急电!(递上电文)
施从滨:(读)命军务帮办施从滨中将火速到督军府急商要事!
施谷兰:(担心)爹爹,张大帅是不是又要你带兵打仗了?你不是已经递交辞呈了吗?
施从滨:(紧皱眉头)嗨!
施谷兰:不管他,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施从滨:谷兰,军令如山倒,我还不得不去啊……
施谷兰:爹爹!
施从滨:(深情地)谷兰,这世上总有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要做!
施谷兰:(思索着)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要做?
施从滨:(抚爱地)等你肩膀硬了就知道了!
施谷兰:爹爹,我懂了。
施从滨:靖公!
施靖公:将军,在!
施从滨:准备出发!
施谷兰:等等!爹爹——(从怀中取出一块丝帕)
(唱) 一方丝帕儿绣成,
深谷芳兰一枝春。
爹爹带它在身边,
犹如谷兰伴父行。
施从滨:(接过丝帕)
(唱)上天赐我一件宝,
你是爹贴心的小棉袄。
明理厚德塑风骨,
学做兰花品格高。
施谷兰:爹爹!(上前扑在施从滨怀里抽泣着)别忘记卸甲归田,过平常人的日
子,这样女儿就可以天天睡上安稳觉了。
施从滨:放心吧!(走上平台跪地)龙眠山为我作证,等这一仗打完,桐城的儿
子施从滨将回到家乡,安享天年!
幕后伴唱: 到那时,战火平息人欢笑,
收拾铁甲做镰刀。
砂子岗头绕一绕,
龙眠山下听小调。
【在轻柔的伴唱声中,父女依依难舍。
施从滨:替我掌好家,等我回来!(毅然转身下,施靖公紧随下。
施谷兰:(目送)爹爹保重!(山野回声)
【马蹄声由近渐远,渐收光。
回帖时间:2014-06-17 20:52:21
回复:大徽尖闲话
33 楼
游客:071844

发布时间: 2014-06-18 07:18:43
未注册






编剧侯露这几段唱词把桐城说得太美了,赞!

家乡美,乡音甜,
日照龙眠升紫烟。
如诗、如画、如梦、如歌——过了春天!
合家永驻在这世外挑源!

我多想回到桐城旧街巷,
脱下戎装度时光。
子孙绕膝读诗书,
六尺巷头说礼让。

我多爱民风淳朴人和睦,
人才辈出文脉悠长。
黄梅小曲代代传唱,
父子宰相国之栋梁。

战火平息人欢笑,
收拾铁甲做镰刀。
砂子岗头绕一绕,
龙眠山下听小调。
回帖时间:2014-06-18 07:18:43
回复:大徽尖闲话
34 楼
心念黄梅
主题:0
回复:0
注册时间:2013-08-05
惊天一兰 第 二 场


【字幕:济南施府花园。深秋。
【灯光渐亮,董氏背对观众坐着,刘嫂和家院侍立在一旁。
刘 嫂:这药凉了再热,那饭热了再凉,可太太就是一口都不吃,要是万一!哎……
董 氏:(咳着稍停,问家院)这么说,你就没见到老爷?
家 院:在路上的时候碰到一个从四十七混成旅出来的老弟兄,他说老爷带兵南下泰安、兖州,直插到蚌埠,那里的仗打得太猛了,连鸟也飞不进去,所以……
董 氏:(不愿听下去)别讲了,到厨房吃点东西吧。
家 院:哎,(欲走又回)太太放心,老爷带兵打了三十年的仗,他是有经验的,再说他又是前敌总指挥,手下有一批人……
董 氏:(不耐烦的)好了,不要讲了。(家院下)唉,这叫我怎么放心得下呀!
(唱) 生逢乱世四处狼烟,
我哪夜不是伴愁眠。
只盼干戈化玉帛,
老少相聚家团圆!
【咳嗽。刘嫂拿衣服,披衣又给她捶背。
刘 嫂:太太呀,别怪我话多,你不吃也不睡,就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啊。
董 氏:唉,回来的人都说没见到老爷,你说这事情怪不怪?中诚也吵着要去打探消息,我让他去了,这不,十来天了,中诚也没了音信,你叫我怎么吃得下,睡得着呀!
刘 嫂:太太常说老爷福大命大,总是会逢凶化吉转危为安,这一次呀,他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回家的。
董 氏:但愿如此——大小姐呢?
刘 嫂:正在为太太煎药呢。
【施谷兰内声:“娘,该吃药了”,端药上。
幕后伴唱: 空谷幽兰自芬芳,
深闺绣楼锁斜阳。
施谷兰:(唱) 爹爹领兵去打仗,
生死未卜倍惆怅。
身为长女替爹把家当,
娘面前,还要装作平常样!
(白)娘,药汤煎好了,你快趁热喝了吧!
董 氏:唉,我哪里喝得下呀……
施谷兰:娘,你又在为爹爹担心啦?
董 氏:我怎么不担心,这次出战,你爹爹几次递辞呈说年纪大了,力不从心了,可是……唉!
施谷兰:(故作轻松地)没事的,还记得那年爹爹他孤军作战被困当涂,娘急得哭了三天三夜,没想到,爹爹领兵突出重围,援兵一到,反败为胜,他还立了大功呢。
刘 嫂:(情绪稍缓)是啊,是啊!
董 氏:我怎么会忘呢。可你中诚哥已去了十多天,怎么也该回来了吧?
施谷兰:娘,江淮一带是两军对峙的战场,交通阻塞,商旅歇业,舟船停航,中诚哥就是梁山好汉中的神行太保,也不会这么快呀。
刘 嫂:对呀!
董 氏:(又松了一口气)这话不假。
施谷兰:娘,把药喝了,把身体养好,你就安安心心地等着爹爹回家吧。
董 氏:好,我喝我喝。(接过药汤,一饮而尽。)
施谷兰:娘,外面风大。刘嫂,你扶太太回房歇着去吧。
刘 嫂:哎!太太走吧!
董 氏:兰儿,一有你爹爹的消息,就告诉我!(下。
施谷兰:(笑着)娘,你就放心地睡个好觉吧。(见娘进屋)爹爹,一连数月杳无
音信,你把女儿的心都急碎了呀!
(唱) 残阳如血西天挂,
想起爹爹心乱如麻。
爹说过军阀相戈无义仗,
都想当一国之主坐天下。
连年内战何时了?
中华大地满目疮痍天地塌!
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他空有救国志,身不由己难自拔!
我多想生双翅,飞去照看他;
我多想做花木兰,替父从军把鲜血洒!
无奈是闺训条条拴住了女儿家,
困守这深深庭院愁断天涯!
【老管家匆匆上
老管家:大小姐,中诚少爷回来了。
施谷兰:中诚哥回来了?
老管家:是啊!
【施中诚疲惫不堪,踉跄而上,与施谷兰四目相对。
施中诚:……谷兰妹……
施谷兰:(颤颤地)中诚大哥,你打听到爹的消息了吗?
施中诚:(哭着摊在地)伯夫他,他……他……他……
施谷兰:(退缩着,突然疯狂地……)不要再说下去了,谷兰不要听!
施中诚:(慢慢取出带着血渍兰花帕)谷兰妹……
施谷兰:(一步一步慢慢上前,双手接过兰花帕)爹爹的血!——爹爹呀,你怎
么忍心离开你的女儿啊?你怎么忍心离开这个家呀?女儿恨你!
(唱) 说好了,回家乡安享天年,
说好了,父女携手再游龙眠,
说好了,教儿育女早成材,
说好了,诗书香茗伴清闲,
百丈龙眠可作证,
铮铮誓言回响在桐城山水间。
宿愿未了你身已去,
留下了可怜孤儿寡母梦难圆。
手捧兰帕泪难禁,
从此后,谷兰心中哪还有春天?!(泣不成声)
施中诚:(突然拍案而起)孙传芳你这个逆贼!老子不杀死你,还算什么男人!?
孙传芳丧尽天良,灭绝人伦!他……他用铁丝把伯父绑缚押送蚌埠车站,实施慢刀割头的刑法,还暴尸三日,悬首于城门七天啊……
施谷兰:(如雷击顶,痛苦至极,愣住……突然象发疯似地跪向施中诚。)中诚哥,谷兰求你,谷兰求你,你快带我去为爹爹收尸,爹爹他含冤受屈,受尽磨难,我们做儿女的怎么能安心哪!
施中诚:桐城同乡会已通过红十字会,将伯父的尸体运回老家,待三年后安葬……
施谷兰:谷兰一定要为父亲——报仇!
施中成:兰 妹!
(唱) 兰妹呀!
如今是虎狼当道暗无天,
你弱如小草怎报仇冤!
施谷兰:(唱) 杀父之仇谁能忍?
践踏公理能不偿还?
施中诚:兰 妹!
(唱) 伯父尸首尚不全,
扶柩归乡迫在眼前。
忍下仇恨送亡灵,
他日报仇我一马当先
施谷兰:大 哥!
施中诚:兰 妹!
(唱) 伯父待我胜过亲生,
养育之恩重于泰山。
二十载一粥一饭精心养育我多康健,
二十载一字一句循循善诱教我不知倦。
为我请塾师,
送我上军校,
陪我读书到三更天,
教我舞剑在黎明前。
指望我有朝一日把军魂承传,
谁料想小树未成材大树被折断!
杀父之仇摧心肝,
此仇不报我愧对苍天!
施中诚:(拔出剑跪下,指天发誓!)
(唱) 我堂堂七尺男子汉,
指天发誓报仇冤。
乌鸦尚有反哺意,
人不孝亲是罪愆!
长剑在手天作证,
待来日,我定要手刃仇敌、血祭大地、
为民除害、告慰九泉!
【施谷兰双手合十泪流满面。叩拜。
幕后伴唱 : 深深叩拜泪千行,
铮铮誓言情一腔
但愿仁兄拔长剑,
讨还血债慰上苍。
【灯渐收。
第 三 场
回帖时间:2014-06-18 21:48:59
回复:大徽尖闲话
35 楼
游客:123630

发布时间: 2014-06-19 12:36:30
未注册






尤其绝佳的是,吼一声,便见西坡舒城那边树丛中冒出轻烟,霎时形成浓雾滾滾翻过大岗。



神奇
回帖时间:2014-06-19 12:36:30
回复:大徽尖闲话
36 楼
心念黄梅
主题:0
回复:0
注册时间:2013-08-05
惊天一兰 第 三 场

【施谷兰的画外音:“中诚大哥一片诚意感动了我。但是,爹爹一死,大厦即倾,何谈报仇?不得已,我让母亲陪我去见父亲的上司张宗昌……”
【字幕:半个月后,张府后花厅。
【后堂正在办七姨太的生日宴会,宾客满堂、张灯结彩,热闹喧哗。音乐和喧哗声中,舞台灯亮。
内 喊:瑞升钱庄刘老板、刘太太到!——王军长王太太到!——李长官李太太到!——
【官僚、军人、绅士、商人、阔太太们都来祝贺,过场。
领唱、合唱:
五彩祥云绕华堂,绕呀么绕华堂,
喜气盈门酒飘香,酒呀么酒飘香!
张大帅呀!盖世英雄好呀好福气,
七姨太绝世佳人,好呀好风光
美女如云,妻妾成行,
攀龙附凤,龙凤呈祥。
好福气!好风光!
好姻缘!好吉祥!
赛过那金銮殿上做皇上!
呀得呀得喂
赛过那金銮殿上做皇上!

【施谷兰一身重孝扶母亲董氏心情沉重地上。
董 氏:(唱)
家门不幸大厦倾,
孤儿寡母无人问津,
强忍悲痛张府进……
内 喊:张大帅,请啦!……
施谷兰:(唱) 却不料帅府今日喜事临门!
(白)娘,我们今天来得不是时候……
董 氏:是啊,这一身重孝……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施谷兰:可是……
董 氏:回吧,回吧……
【两人正要离开,迎面遇上施靖公。
施靖公:(诧异)夫人,大小姐?你们怎么在这里?
董 氏:(一时想不起来)你……
施谷兰:娘,他是督军府的参谋,给爹爹送过军报的……
施靖公:对,我也姓施,叫施靖公。谢谢大小姐,你还认得我!
(唱) 我曾是令尊军中一小兵,
固镇之战做后勤。
将军被害全军散,
流落济南暂安身。
将军虽去音容在,
为他尽力我甘心。
只要夫人一声令,
我愿奋力冲上阵!
董 氏:(对施靖公)真是多谢了!
施靖公:夫人,我和中诚兄还是保定军校的同窗好友,有事你只管吩咐!(行礼)
董 氏:多谢多谢!今天不是时候,以后再说吧。谷兰,我们走吧……
施谷兰:娘……也许他能帮得上我们……
施靖公:来,请坐!夫人,一笔难写两个施字,不必拿我当外人。
董 氏:唉,一言难尽啊!
施谷兰:娘!施参谋和我们同姓,又是中诚大哥的同窗好友,有什么不能说的。施参谋呀!
(唱) 我爹爹牺牲三月整,
全家人雪上加霜难支撑。
呈文呈上一份又一份,
不知道大帅他为何不开恩?
今日里斗胆上门来打听,
却不料张府有喜宴、我们重孝穿在身。
白事不便将喜事冲撞,
欲回转,又不知何时能有音讯。

施靖公:你们的呈文我见过,当时是我亲自送给张大帅副官的……唉,一将功成万骨枯,谁把亡灵放心头啊!(思考片刻)这样吧,你们今天既然来了,就不慌走,我来想想办法!
施谷兰:能有什么办法叫张大帅见我们一面就好了!
董 氏:今天不是时候。要不,我们改日再来吧!
施靖公:别忙!今天是七姨太的生日,九姨太肯定不高兴。而大帅最宠九姨太……,我这就去把九姨太请来!
【施靖公欲走,九姨太上。
九姨太:(酸气十足地)哎哟,我说这满府上下怎么就找不到个清净的地方呢?
施靖公:(行礼)九姨太,我正要去找你。
九姨太:找我?这个时候,谁还能想起我呀?
施靖公:谁都知道九姨太是天仙般的容貌,菩萨样的心肠!
九姨太:哦!……
施靖公:我是有事要求你!
九姨太:哦,(懒洋洋地)有事?什么事啊?你就说吧!
施靖公:九姨太!
(唱) 施将军军人气节实在可敬,
留下她孤儿寡母也悲哀!
大帅他几次想去看望她们,
又被那公务缠身走不开。
九姨太:坐啊,坐啊!
(唱) 万望嫂子多担待,
节哀顺变排解愁怀。

董 氏:(落泪)九姨太,从滨他死得太惨了!
九姨太:哎呀,你不要哭哇……
施靖公:九姨太!施夫人是为施将军的善后事宜来的,呈文已经送来好些天了,没有回话。她们不得已到府上来问一问,没想到今天来得不是时候……
九姨太:(被刺到痛处)今天怎么啦?今天不就是七姨太的生日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施谷兰:我们是怕冲了七姨太的喜事……
九姨太:她的喜事?哼!历朝历代,皇帝还在寿诞之日大赦放生呢。
施靖公:不错,不错!
九姨太:积德行善,解人危难,还能增寿呢!
施靖公:是啊!
九姨太:来的都是客!走,我带你们去见张大帅。
施谷兰:这不妥吧?冲了七姨太的喜事,这会让张大帅失了面子……
九姨太:他失面子,我现在的面子还不知道往哪儿放呢!
施靖公:不如把张大帅请出来……
九姨太:也行,你去把张大帅喊来,就说是我请他,他要是不来,我就不客气。去呀!
施靖公:是!(下。
董 氏:九姨太,太谢谢你了!从滨在天之灵也会感激你!
九姨太:莫客气,我正愁着没个由头煞煞那个狐狸精的威风呢。
【张宗昌酒意阑珊上。
张宗昌:哎呀,我的小娇娇,我正在找你啊!谁又得罪你了,弄得我喝酒也喝不安!
九姨太:她们——你见过吧?
施谷兰:(扶着母亲行礼)山东军务帮办施从滨的遗孀遗女拜见张大帅!
张宗昌:是你们啊!……
九姨太:起来!
施谷兰:娘!(示意董氏快讲话)
董 氏:大帅……(未语泪先流,说不出来。)
九姨太:我来替她说吧。
张宗昌: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抚恤金,是不是?给!但是,天大的事明天再办也不迟啊,那边正开着生日宴呢!
施谷兰:大帅,不,张大叔!我们冒昧前来,实在不知今天是七姨太的生日,搅了您的雅兴,多有得罪,敬请见谅!刚才你也说了抚恤金,给!有您这句话,我们改日再来。
张宗昌:你就放心吧!
施谷兰:娘,我们走吧!
九姨太:慢着!
(唱) 将门千金孝女情,
其言也哀其理也顺!
施夫人悲痛过度体又弱,
怎能让她空手而回倍凄冷。
金刚也有柔肠三寸,
大帅他一定会大发善心!
(白)大帅,你说是不是啊?
张宗昌:这……
九姨太:(话中有话)你们啦不要急,这几个钱算什么?谁不知道我们张大帅是“三不将军”:一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二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兵,这三啊,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
张宗昌:你看,又在吃醋了!
九姨太:我是怕你喜酒喝多了!
【幕后女声喊:“大帅,快来呀!”
张宗昌:好了,施参谋,你带她们去领抚恤金。(转身要走)
施谷兰:大叔!我们不仅是为抚恤金来的!
张宗昌:(不悦)你还有什么事?
施谷兰:大帅容禀!
(唱) 我爹爹多年征战操持军务,
年岁高劳瘁致疾风前残烛。
几番呈文要退出行伍,
大帅你再三挽留请他佐辅。
你答应他打完这仗就卸甲,
谁料他暴尸悬首在蚌埠!
多亏了桐城老乡帮忙埋忠骨,
留下的孤儿寡母谁来照顾?
你既是大叔理应做主,
你是主帅就该体恤下属。
呈文副本擎在手,
叫声大帅张大叔,
请你过目,请你过目!
若能首肯来批复,
从此居家隐居祭奠先父。
你若不给我情面,
家父在九泉之下难瞑目!(递上呈文副本。
张宗昌:(愣了!接过副本,打量施谷兰。)
(背唱) 这个姑娘不简单,
胆略胜过六尺男。
我虽是绿林出身一好汉,
并非是不明事理的糊涂蛋。
施从滨带兵多年旧部万千,
厚待遗孤买称赞就能收复军心坚如磐!
罢罢罢!无非给她几个钱,
拢住队伍我少赔多赚!

(对施谷兰)大小姐,这份呈文我不看了,你有何要求就直说吧,大叔给你办!
九姨太:你大叔也是个仁义之人,你就说吧!
施谷兰:我们只有三桩心愿……
张宗昌:这第一?
施谷兰:(唱) 抚恤金一次发清决不拖欠;
张宗昌:没问题!这第二?
施谷兰:(唱) 保送我弟弟们去军校把书念;
张宗昌:这算什么!军校吃军粮,路费也花不了几个钱!第三呢?
施谷兰:(唱) 拜托照顾我堂兄施中诚,
他要继承先父意愿。
张宗昌:哈哈哈,这个更不是问题!施将军的至亲嘛,我一定关照……
九姨太:是吗?是让他当个团长还是旅长啊?
张宗昌:团长?!
九姨太:不就是个小小的团长嘛!
张宗昌:我的姨太太,你看旅长行吗?
九姨太:行不行,还不都在你!
张宗昌:那就旅长吧,旅长!
施谷兰:(出乎意料)是真的?
张宗昌:怎么!你不相信我?
施谷兰:不是的,口说无凭,要落在纸上才行,张大叔,你在这呈文副本上签个字吧!
张宗昌:施靖公,来来来,你来替我签!
施靖公:是!
施谷兰:不不不!不用他人代劳!笔和墨盒我都带来了。
张宗昌:哎呀呀,俺的个娘呐!看来他是不达目的不收兵啊?准备的这么齐全……幸亏你不是个男人,不然我要把你派去带兵打仗呢!给你签,给你签!
施谷兰:多谢张大叔!
施靖公:大帅,你真是有情有义!善举,善举!
张宗昌:哈哈哈!跟着我打仗,活着有福享,死了有好报。
张宗昌:好啦!九姨太,我们喝酒去。
九姨太:(撒娇)我不,又不是我过生日。
张宗昌:听话!下次我给你办得更气派!
九姨太:这还差不多!
众 人:多谢九姨太!
【九姨太乐了,挽起张宗昌的下。
施靖公:大小姐,你真的不简单啊!
施谷兰:不得已而为之,不胜夸奖。
施靖公:(指她手上的呈文)快收好,墨还未干,别弄湿了。来,(掏出一方白手绢来蘸吸墨迹,音乐起)这可不能有闪失啊……
施谷兰:哎呀!把你的手绢弄脏了……
施靖公:不要紧。
董 氏:今天的事多亏你帮忙,真是多谢了!
施靖公:夫人,我送送你们吧。(起背景音乐)
董 氏:不用了。兰儿,我们走吧!
施谷兰:(行礼,扶娘下。)
施靖公:(看着手绢,无限遐想。)
【灯光造型,暗转。
回帖时间:2014-06-19 19:29:03
回复:大徽尖闲话
37 楼
心念黄梅
主题:0
回复:0
注册时间:2013-08-05
《惊天一兰》 第 四 场

【字幕:三年后。天津施家,深秋。
施靖公: (唱) 一条海河穿城中,
两岸洋楼飘香风。
万国旗帜街边挂,
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今日来送书信兴致冲冲,
往事历历梦影浓。(拿出白手娟)
忘不了那一身孝服,玉洁冰清,
忘不了她以柔克刚,巧斗枭雄。
一方白手娟,点点墨迹重。
赌物思佳人,无缘来相逢。
也许她已出嫁?
也许还在闺中?
可还是孑立茕茕哀思重重?
可还是楚楚动人宛如惊鸿?
【寻路而下。
【演区光渐亮,施谷兰飞针走线,缝制施中诚家人冬衣。
施谷兰:(唱)
眼见得三年一晃千日过,
中诚兄按兵不动我急在心间。
眼见得三年守孝今日满,
却不见他洗清仇冤告慰九泉。
爹爹呀,
三年来,我夜夜梦见你的笑颜,
三年来,你伟岸身影常常浮现在眼前。

【另一演区现施从滨的身影。
施从滨:(唱)
上天赐我一件宝,
你是爹贴心的小棉袄。
问寒问暖悉心照料,
欢声笑语解我烦恼。
施谷兰:(唱)
爹爹呀,星移斗转三年到,
天天为爹暗祈祷,
最冷莫过天堂路,
莫忘记穿上贴心的小棉袄。
施从滨:(唱)
想起女儿心中愧,
耽误你终身大事罪难饶。
你独自支撑一个家,
待字闺中倍操劳。
施谷兰:(唱)
为爹爹纵是磨难儿不怕,
恨谷兰苦等三年仇未报。
中诚大哥立誓言,
杀敌只待剑出鞘。
爹爹呀,你再等等,莫心焦,
待来日,把逆贼讨!
有朝一日心愿了,
女儿我长跪灵前放声笑。
同 唱:
谢苍天,赐我一个好爹爹,
谢苍天,赐我一个好女儿,
来生我还做你女儿,为你把愁消。
做你的爹,看你笑。

【情景复原。刘嫂扶董氏上。
刘 嫂:大小姐!
施谷兰:(从遐想中醒来,忙掩饰。)娘!
董 氏:谷兰啊,你又在想什么?
施谷兰:娘,这是中诚哥做的棉衣,还有棉鞋,我都做好了。
刘 嫂:大小姐真是有心人!中诚大公子一家人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
施谷兰:都是自家人嘛,应该的。娘,你说是吗?
董 氏:是啊,是啊。不过谷兰啊,等你爹入土为安了,你自己也该换下孝服,做两件颜色鲜艳的衣服穿穿。守孝三年满了,也该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了!
施谷兰:娘,爹爹的仇还未报,我怎么能谈婚论嫁呢!再说了,中杰中权在外留学还没有回来,这个家也离不开我呀!
董 氏:这倒也是。
刘 嫂:大小姐,中诚大公子什么时候到家呀?还等着他商量怎么办理老爷的安葬仪式呢。
董 氏:是啊,再过几天就是你爹爹的三年大祭了!中杰中权在外留学回不来,中诚是家里唯一的男丁,可是他……
施谷兰:娘,你放心,中诚大哥他一定会回来的!
刘 嫂,是啊,大公子从小丧父,是老爷把他养大成人,就像自己亲生的一样疼爱,他对老爷也是亲的没话说。
董 氏:是啊,记得那年——
(唱)
寒冬夜,大雪天,
你爹爹从老家探亲转回还。
怀中抱着一儿男,
他说是弟弟留下的骨肉施家的心肝!
从此后,我家把他当长子看,
你爹爹细心教诲不厌烦。
顿顿茶饭尽他尝鲜,
件件新衣让他先穿。
他若得病我提心吊胆,
夜夜守他到五更天……
施谷兰:(唱) 牴犊之情深似海,
大哥他一定会来操持祭奠。

老管家:老夫人,大小姐,家中来贵客啦!
施谷兰:(迫不及待兴奋地)娘,一定是中诚哥回来了!
【高兴地向前,施靖公迎面而来,四目相对,有倾,施谷兰回避。
施谷兰:怎么……是你?
施靖公:大小姐,久违了。
董 氏:你是?
施靖公:在下施靖公见过夫人!
董 氏:(想起)哎呀!三年前我和谷兰到张府去,是你帮了我们!恩人哪!
施靖公: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董 氏:还不快坐,刘嫂啊,快给客人倒茶。
刘 嫂:哎!(刚要下去倒茶,谷兰已端上来了。)
施谷兰:请用茶。
施靖公:夫人,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中诚兄又官升一级,做了烟台警备司令了!
董 氏:哦,太好了!
施靖公:为此我们同班同学都到烟台庆贺了一番,这不,我刚从烟台来要回太原,中诚兄让我路过天津时一定要拜访夫人,还有大小姐。(拿出信和剑) 夫人,这是中诚兄让我带来的书信和佩剑。
董 氏:谷兰,快看看你大哥的信。
施谷兰:哎!(念信)“伯母兰妹稍安勿躁。孙逆传芳,多行不义必自毙,日后自有天报。可叹我……
董 氏:往下念啊!
施谷兰:(念信)“可叹我乡下老母体弱年高,日后要靠愚兄生活,岂可将生命
轻抛……岂可将生命轻抛——!
董 氏:(悲上心头)老爷……(几欲晕倒……
刘 嫂:(上前扶住)夫人,夫人!
施谷兰:(含着泪,反常态地平静)爹爹说过,靠人总是靠不住的!中诚兄,没
有你,他的女儿也照样能报父仇,你等着看吧!只是——(撕信)自今
日起,我再也没有你这个兄长了……(将信抛地,转向董氏,相拥而泣。)
施靖公:中诚兄,你怎么可以这样啊!?
(唱)
她母女如遭雷击泪满面,
不由我心中起波澜。
靖公我也是堂堂男儿汉,
路见不平也愤然。
孙传芳杀人辱尸罪恶滔天,
施将军惨死刀下惊世冤。
施小姐火中取栗空期盼,
却遇上失信人梦难圆。

施谷兰:(绝望地看着剑,唱)
可怜父亲一世英名,
却落得身后无人来雪冤!
可怜我生为女儿身,
靠墙墙倒,靠山山崩陷!
中诚大哥已失言,
真情何在?何时能洗冤?

董 氏:兰儿!
施谷兰:娘!
刘 嫂:大小姐!
施靖公:(唱)
劝小姐,不必泪阑珊,
负义之人不值得留恋。
俗话说黑眼珠见不得黄金砖,
钟鸣鼎食锈蚀宝剑。
如今他官运亨通享富贵,
怎可能丢掉乌纱铤而走险?
施谷兰:(唱)
三年前他指天发誓报仇冤,
岂料他言而无信良心变!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怎梦够富而忘义辜负苍天 !

董 氏:兰儿!算了算了,要怪只能怪我们自己命不好……(咳嗽)
刘 嫂:太太!
施谷兰:娘,你快回房吃药。刘嫂!(刘嫂扶董氏下)
施靖公:(背唱)
冰雪聪明真性情,
好似那雪中玉兰耀眼明。
莫道秋风阵阵寒,
天涯咫尺有知音。

(拿出白手绢)大小姐,你还记得这块手绢吗?
施谷兰:(有点吃惊)记得。
施靖公:大小姐!
(唱)
我也是你大哥的好友同窗,
见此情实在为他羞愧难当。
施老将军德高望重军人敬仰,
遭不幸受大辱天下惊偟。
此仇不报非君子,
天地善恶有纲常。
叹只叹将军一去家中无栋梁,
可怜你弱女子无力回天苦难当。
我也是军人血气方刚,
我也曾读圣贤书当仁不让。
小姐若是看得起我,
我头可断血可流志不彷徨!

施谷兰:(唱)
一番话如春雨润我心房,
难道是一梦散去一梦又接上?
(白)不,不,不!
我不能再信他人一时豪爽,
我不能再受打击雪上加霜……
施靖公:(唱)
我不求你为我攀龙附凤,
也不图飞黄腾达金玉满堂。
只要能与你永结同心,
同生死共患难把正义伸张!

(白)从今往后,你的家就是我的家,你的父亲就是我的父亲,你的仇就是我的仇!小姐若是不信,我愿指天发誓!
施谷兰:(急忙制止)别——!我已经不相信任何誓言了。
施靖公:但是,请相信,这里,有一颗士为知己者死的诚心!

幕后伴唱: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生死契阔与子同行!
山穷水尽绝处又逢生,
梦去梦回更觉情义真。
【收光。
回帖时间:2014-06-20 18:07:02
回复:大徽尖闲话
38 楼
游客:090719

发布时间: 2014-06-23 09:07:19
未注册






有客颇有资财,一日会见龙眠山人,闲聊一阵,议及近日有富豪失联,客说:“我现在钱也有了,朋友有的劝我投资,有的劝我修庙,有的还向我借钱,你说钱多了怎么用好?”
龙眠山人沉思一下,说道:“钱是你挣来的,怎么用,应该是你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客说:“想听听你的观点。”
龙眠山人道:“能够坦率地和别人谈金钱, 说明你是个君子。我想你挣钱一开始是为了生活得更好, 现在衣食无忧了, 你有了滿足感, 面对万花筒的世界, 你很谨慎, 这是对的。为了更好地使用好你千辛万苦挣下的财产,我想第一,你要舍得对自己投资。”
客不明,对自己怎么投资?
龙眠山人道:“对自己投资,就是要不断提高自己的素质,提高自己的宏观前曕水平和具体项目的决断能力。你虽然在桐城打拼,但在经济高层要交朋友,就可以了解行业的前景。你虽然没上大学,现在也没时间上大学,但可以去大学进修,越是名牌越好,因为那里是名流聚集的地方。
第二,要对家族的教育投资。这个教育不仅是上大学的问题,而是人生教育,让他们去闯去失败去接触社会,不然这些富二代高高在上,生活奢侈,不劳而活。很容易形成犯罪的温床。
第三,还是家族的教育投资,但是广义的家族。过去说一家饱暖千家怨,现在何尝不是这样。你应该帮助你弟兄姊妹及夫人的弟兄姊妹同样不断提高自身素质,能够自立于社会,今后年纪大了,还能谈到一块去。这比你投资什么项目都有意义得多。”
客去,留两瓶老酒,龙眠山人不收。
回帖时间:2014-06-23 09:07:19
回复:大徽尖闲话
39 楼
游客:094333

发布时间: 2014-06-23 09:43:33
未注册






老年人的十件宝
1,老伴:少年夫妻老来伴,相伴一生的夫妻,到老才是最为重要的。家常饭,粗布衣,知冷知热结发妻。当然,命中注定,半路夫妻也甜蜜,更要珍惜。都要建成左右手、左右半脑、左右心房的关系。
2,老窝:人到老年要有个避寒挡雨的属于自己的家。要记住:父母的家永远是子女的家,而子女的家永远不是父母的家 。还要记住,房产证不要轻易改成儿女的名字。 ¬
3,老底:老年人手中要有点积蓄。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万万是不能的。不到那一刻,积蓄不能随便交出去。
¬4,老本:身体是人生的本钱,对于老年人尤为重要。硬朗的体质是财富,也是自立的本钱,更是对儿女们的最大付出和支持。 ¬
5,老友:人是社会的人;行万里路,读万卷书,阅万个人。交友这是开拓眼界、增长知识、愉悦心情的必由之路。人到老年更要多交朋友,多与人来往。网络开拓了与远隔千里之外的人交往的平台,能更多地交友、会客。
6,老来乐:人到晚年,一定要永远保持快乐的心态,这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要素之一。快乐,这是自己给自己的最廉价、最无价之宝。 ¬
7,老好人:人到晚年,一定要有个好脾气,要看什么都顺眼,听什么都顺耳。特别是不要过问、干涉儿孙的事,儿孙只有儿孙福啊!
8、老公益:力所能及地做一点公益事业,如扫扫走廊、院子,为社区站站岗、放放哨;让自己活得更充实,让生命更有价值。
9、老热心:热心亲朋好友的事,热心社区、邻里的事,助人为乐,乐在其中。须知,热心人能积德、能长寿啊!
10、¬老正义:老年人,人人都是老匹夫。要关心政治,关心社会,关心国家大事;要天天读报,天天看新闻联播。

回帖时间:2014-06-23 09:43:33
回复:大徽尖闲话
40 楼
心念黄梅
主题:0
回复:0
注册时间:2013-08-05
“惊天一兰”第 五 场 (上)

【字幕:七年后,太原施靖公宅。夏。
【轻松的音乐声中,大利小利唱着拍手歌。
大利、小利:(念拍手歌)
一二三四五六七,
有个小孩叫精卫。
一不小心掉海里,
从此变成一只鸟,
誓死要把海填平。
二二三四五六七 ,
有个小孩叫精卫,
一不小心掉海里,
从此变成一只鸟,
誓死要把海填平……
【敲门声。
大 利:哎,有人敲门,快去看看!谁呀?
伙 计:(捧着君子兰上)这里是施家吗?
大 利:是啊。
小 利:婆婆,有人送东西来了!
【刘嫂上。
伙 计:是位先生叫我送来的,放在那里?
刘 嫂:先放在这里吧,辛苦了!
伙 计:谢谢了。(下。
大 利:好香啊,走,告诉妈妈去!妈妈,好漂亮的花啊!
【施谷兰上。
施谷兰:(闻)唔,真香!
刘 嫂:伢子们,天不早了,去准备准备睡觉吧!
大利小利:我们要等爸爸!
施谷兰:爸爸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们先去睡吧!听话,乖!刘嫂,小利感冒,还没有好,晚上睡觉前别忘了吃药!
刘 嫂:哎,放心吧!
【孩子们随刘嫂下
施谷兰:多好看的君子兰啊!(想)肯定是他。是他回来了!
【似听到有人来,施谷兰立即躲在墙边。施靖公身着高级军官服上。
施靖公:(进门见无人)谷兰!
【施谷兰悄悄躲到施靖公身后,蒙上他的眼睛 。
施谷兰:别动!
施靖公:小心!小心!这里边还上着子弹呢,别伤了你!
施谷兰:瞧你大惊小怪的!没事的,你不是还教过我打枪的!
施靖公:这可开不得玩笑的(收枪,又逗她开心)哎,你还没感谢我呢!
施谷兰:(故意地)感谢什么……
施靖公:君子兰呀!不好看吗?
施谷兰:好看!你怎么想起来买这个?
施靖公:想想看,今天是什么日子?
施谷兰:(故意)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不知道呀!
施靖公:(打趣地)你使劲想呀。七年前的今天,你是我的新娘……
【两人在花前相拥……
施靖公:(唱)
我有幽兰一支芳,
何求百花四季香?
冰根碧叶伴青竹,
素心皎皎慰我情肠。
施谷兰:(唱)
青山自有云做伴,
竹畔兰花花更香。
风吹竹叶沙沙响,
声声滋润兰心房。
施靖公:(唱)
贤妻带来好运气,
点点甘霖洒竹篁。
竹青叶绿七春秋,
一路扶摇青云直上。
施谷兰:(唱)
虚心抱节是青竹品质,
谷兰何时帮过你的忙?
施靖公:(唱)
你相夫教子治家有方,
琴瑟和谐我心欢畅。
施谷兰:(唱)
夫唱妇随竹翠花香,
你和我肝胆相照更不寻常!
施靖公:(唱) 爱如老酒越酿越浓香,
施谷兰:(唱) 情似美玉越磨越光亮。
施靖公:(唱) 光阴荏苒相依相伴,
施谷兰:(唱) 同心同德情深意长。
施靖公:(唱) 你是我的福星星光闪亮,
你是我的港湾地久天长
施谷兰:(唱) 你是我的知音音韵流芳,
你是我的烛光照亮了希望
二人同唱: 风雨同行携手把路上!
风雨同行共度好时光!
洗清那千古冤屈,乾坤更晴朗!
共享那天伦之乐,幸福又安康!
【施谷兰、施靖公沉浸在幸福中……

【大利小利喊着:“妈妈,妈妈……”捧着一个锦盒上,刘嫂跟上。
施谷兰:大利小利,怎么还不睡啊?
大 利: (把锦盒递上)妈妈,我们想知道这里面的秘密!
施靖公:刘嫂,你怎么让孩子看这个?
刘 嫂:不是我,我在给小利找药的时候,他们在柜子里发现了……
小 利:爸爸妈妈,不要怪婆婆,是我们自己发现的!(抱住施谷兰)妈妈,你
经常对着这个盒子流眼泪,对吗?
施谷兰:(禁不住泪下)孩子们……
大 利:(替她擦泪)妈妈别哭!妈妈,我们长大了,你有什么事就告诉我们,
我们帮你一起做!
小 利:对,告诉我们吧!谁欺负你了,我们去打他!
施靖公:大利小利,别惹妈妈伤心了!不该你们知道的事,你们不要多管,好吗?
小 利:不,爸爸,我们想知道!
大 利:我们已经打开盒子看了,那里面有一块血迹斑斑的方帕!
施谷兰:(制止)孩子们!(痛苦万分、克制着自己)等你们长大……我一定会告
诉你们……现在,你们去……睡……觉……
施靖公:谷兰!
施谷兰:靖公!(扑在他怀里哭……
施靖公:刘嫂,你快带他们睡觉去……
刘 嫂:伢子们,不要再惹妈妈伤心了!(拉大利小利)走,睡觉去睡觉去!
【大利小利不情愿地跟着下。
施靖公:谷兰……
施谷兰:靖公,不瞒你说,这些年来,我常暗自庆幸有了你,有了大利、小利,庆幸我们有这么个幸福的家。可偏偏越是感到幸福的时刻,越是想到爹爹!怎觉得他在那个冰冷的世界里盼着我们,想着我们。作为女儿,我施谷兰没有对他尽孝道,我内心不安哪!作为母亲,我真无脸面对孩子们……
施靖公:谷兰,答应你的事我一定会做,一旦时机成熟便水到渠成。但是,你也要理解我,两个孩子还那么小,我要对他们负责,对这家负责,也要对你负责。
施谷兰:靖公,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施靖公:今天送你君子兰,还有另一层意思。
施谷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施靖公:是呀!等到两个孩子能顶起门户,能够照顾你的时候,到那时,我就是
杀身成仁,也死而无憾了。
(唱) 七年来未敢忘当初誓言,
靖公我杀身取义不畏风险。
怎奈得舍不下一双娇儿天真可爱,
更难舍与谷兰生死各一边。
谷兰啊!
此志欲填海,苦胆为忧天,
你再耐心等一等,
靖公我密筹划,巧安排,
时机一到如雷惊天!
施谷兰:靖公——
施靖公:谷兰,不说了,时候不早了,该休息了!来……
【施靖公弯起胳膊示意施谷兰,施谷兰不得已挎住他的胳膊,同下。

幕后合唱:
往日里牵手心相连,
此刻儿手在一处心分两边。
放不下洗耻鸣冤平生愿,
又难舍骨肉亲情一脉连!
情到深处乱麻一团,
越思越想越难决断!
【灯暗,转场。
回帖时间:2014-06-24 18:53:43
发表新主题 回复主题
所有来帖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桐城市人民政府网立场。发布新帖,请进入每个版块后,再进行发帖!
请尊重作者版权,转帖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如需转载本站首发帖文,请联系我们。
快速回复主题
 友情提示 标题 发帖表情
 为保持论坛的清洁,请不要恶意灌水。
内容
图 片 上传图片文件不能大于 300 KB!
验证码   请输入图片中文字
 
 
桐城市人民政府 主办 桐城市人民政府信息化办公室 承办 皖ICP备11008638号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建立镜像
邮编:231400 电话:0556-6139361 市民论坛QQ群:63047721
[页面执行时间: 0.093392 秒]